苏醒了,掉粉时刻

关注请一定先看简介与置顶
金光深坑中
头像是我找太太约的稿,不准抱,否则打爆你的狗头💥💥💥

兽眸眈眈,赤焰灼灼,粗糙虎口把上腰间剑柄,指推盘口迫其铿锵,倏忽白电一闪,俨然寒光出鞘,刀尖锋刃森森,逼退来人,犬齿切咬自喉间冲出郁怒低吼.

“狐狸!你再揪我尾巴,我就让你那身漂亮长毛掉得更快一些!”

“——我秋天不掉毛就是不掉了!”

[阴阳师/犬神自戏]喂食

*喂食
*其实是一个吃犬雀的犬神在投喂老婆

----------------------

仍作兽爪模样的掌心肉腱厚实却不够平坦,无奈就算是双手捧拢也无法聚起更多粟谷了——索性就三指捏了一撮于掌心,雀儿胃口也不大,这么点也够吃饱了。

侧首瞅瞅肩上小家伙,小心翼翼内受锐利尖爪,勾肘引它扑扇绒毛小翅膀跃上了粗短指节,看它细瘦脚爪勾住了指上细密兽毛,再稳稳托至堆起小撮谷粒的摊开掌上。

“喏,喏,昨日枫林里玩的可还高兴?”

嘴里纤长绿草随犬齿开阖擦碰徐徐晃悠叶尾,黑亮圆眼倒影那一朵小小灵动黄云,瞧那俏红短喙、皓白翎尖,不自觉就笑得眯缝起眼来。

“雀,你真好看。”

[阴阳师/椒图自戏]守

*神神叨叨
-----------------

吾族血脉特性所象曰“守”,故生命于蚌壳蜗居中冗冗漫长,是谓“护生、庇家,守望人间”

千百年来目为户,心为纸,影映着所有悲欢变迁。

世间没有哪个众生可以保证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因而才有了各自不同的彷徨、以至延展开生命百态。

如同就算是游鱼也无法一丝一缕、纤毫毕现地道出水流的流淌与分合。

初面这样浩渺的世界也曾让年幼资浅的我恐惧,但长辈说

“这便是椒图一族的成年礼,”

“你需要爱上你守望的这个世界。”

[阴阳师/椒图自戏]雨花石

*bgm雨花石
*好了不用说了我没有复健只是搬运旧戏
*哎呦那时候真的是写得狗屁不通..哪天得改一下这篇

-----------------
雨落黛瓦溅于木廊边缘,深染一片。
巨蚌半阖遮去些许风涟,青枝垂曳。

“…雨儿轻轻飘♪”

双手支住圆润蚌沿坐廊边,蔚蓝眸中映着雨中庭院,喉间浅吟低唱人间那首不知名的谣,朱唇吐氤氲白雾须臾便消散在冰凉空气里。

青蓝鱼尾徐徐晃荡廊外,沐浴久违的大甘之霖,细腻丝凉渗入鳞下激起血液中好水的喜悦,引得蝉翼般绛紫尾尖颤颤一个激灵,于半空勾出个好看的水弧来。

嘴角不住地上扬露出颗尖尖虎牙,颊上酒窝浅浅,眉宇间一派娇俏神色,一时就连那曲词竟也是高兴得忘记,倒也不怯即抿唇...

[阴阳师/椒图自戏]不过承君一诺

*不过承君一诺,情却无人说,奈若何
*椒图自传联想发展
----------

又是一年夏初来。

漆黑穹顶月朗星稀,琼辉明亮也能如白日般透过枝丫叶片在地上洒下银白光斑,高崖之上巨石茕茕,分明是温暖夏夜却也似披上了霜的颜色。

满地冰白,
映在眼里无端冷得很。

倚靠蚌壳内棉柔软肉,柔荑虚拢紫檀扇骨,踏着久远以前记下的戏曲板眼,一下一下扣点膝头。另手指尖难得捻着只白玉小盏,浅浅碟中晃晃漾漾的,是盛着一小轮玉盘的剔透酒液。

道是万丈穹庐人醉。

颔首抿朱唇,小巧鼻尖萦绕馥郁酒香,蔚蓝瞳眸半阖,眼前景便蒙进一片云雾里。
是一息醉了人,醉了月,还复醉众生。

昂首抬颌露出精致锁骨,侧腕倾下一口便将酒盏搁置...

[阴阳师/椒图自戏]召唤

自戏人:椒图/吴铭识
梗概:召唤戏

——————

身子微蜷缩,斜斜倚着蚌壳光滑内壁,青紫尾鳍随湖底水流轻摆,光滑蓝鳞倒映水光、熠熠生辉,墨发盘髻鬓旁稀碎发丝徐徐漾动,双手于宽大袖摆探出,肤色因长年不触日光略显苍白,指间拢把小巧精致折扇不时慢摇。墨蓝眸子悠然半阖,鸦睫翕动,气息浅缓隐匿于一丛有着漂亮墨绿叶片的茂密水草。

是昨日跟着同伴去人间的焰火晚会,贪玩过了时辰,又巧逢日光温暖的夏日午后,连冰冷湖底都晕上些许暖意——打个瞌睡再惬意不过。

倏忽身侧水流涌动退得蚌壳一晃,柳眉蹙蹙抿唇不快睁眸,却不料被耀眼金光晃花了眼。一时受惊蚌壳收拢只露一缝,藕臂拦袖于面前悄悄窥探。那光渐渐黯些,终于瞧见那...

© 苏醒了,掉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