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王者荣耀/戬吒]无垢-3

迟到很久的第三章xxx

咳,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我现在面对三四个坑,有点慌x

总之,这次还是祝看得开心呀❤️


----------------------------


8.

哪吒视线侧移,寻着声找到源头:那个男人身姿高挑,宽肩窄腰,一双腿笔直修长。要问为何只看他体态四肢——实在因他背光而立,耀目日光从背后为他披上金黄长氅,犹如神降,阴影中面目倒看不清了。


管他什么样的皮囊!就冲方才那一句,他哪吒就交定这个朋友了!


哪吒咧出个笑咬下一整颗裹着红糖的山楂,小脸一下鼓起了腮,吧唧吧唧包了满嘴嚼,正打算看好戏呢就听那驯兽师骂骂咧咧,嘴里不干不净难听得很。


???嘿!这可是小爷我的地盘,敢这么狂?


倾身一跃踩上地面,想也不想随口拈来一句不知从哪本书卷里看到的话


“你怎么这么说话啊!辱人不及父母,骂人不及妻儿!不知道啊!?”


嚷嚷完才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



9.

杨戬一口怒气正在喉口,却被那两句话噎得几乎散了大半。他稍一扫便找到了那个出声的少年:长发伏在肩头却有一段卷曲,应是长期髻发临时放下;一身衣裳轻便利落,看起来像是武服,这布料又非廉价种,大抵是个名门之后;听声知是少年,五官却精致得像个小姑娘,唯有一双橙红杏眼映着日光灼灼,燃着小兽一样的活力,才显出些许英气来。


即便没有他的打抱不平,自己也并不可能受了什么委屈,否则这女娲亲传也不要当了。杨戬只是对这个举动抱了半分感动,半分惊讶。他一跃而下,落到距二人几步远的地方,冲那少年微微颔首。


——这孩子也挺有意思,第一次见人这么用这句话。


哪吒喊完就后悔,想这也没提什么父母妻儿,那妹妹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不伦不类插了一句自己也没怎么明白的话,万一说错了可别给人看笑话,他这边正纳闷呢,一看杨戬有了动静,也回礼笑笑,仰头近距离打量起这人:长得真不错,怪不得说他小白脸呢,额上还缚着一道描了金的玄黑抹额。


——……他怎么这么高!


此时三人三角各执一方,可只有一角显得暴躁而不安:“喂!你们两个是串通好了来砸场子是吧!老子警告你们,识相点儿赶紧走,要不然——”


“诶诶诶!你是谁啊一口一个老子,就这么缺人给您办丧事呐?”哪吒早就听得不耐烦了,翻个白眼打断,腕上金镯滑落手中,“锃”一下涨了一圈,指尖挑着乾坤圈跟那儿转起来。


“你——”


“我什么我,今天在这儿你就得把那只大猫给放了!要不然让你尝尝李家三太子做事的手段!”哪吒说着还威胁似的挥舞了一下小胳膊。哪吒嗓门从不见小,人群寂静片刻后立刻骚动起来,惊呼不断。


杨戬在一旁看得直挑眉,他道是这小小身板配着动作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慑力,这孩子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至此才知原来他身世显赫,是这里总兵的儿子。


驯兽师也听见了人群议论,当下僵了脸:对面看来后台不小,众目睽睽真不能得罪死了……一时面如锅底咬牙切齿,沉默片刻却忽然换上一副谄媚笑脸:“……好,好,小的这就给大人放了,还望大人切莫动手再坏了我们后半台节目……唉,我们也是小本生意啊……”


“行啊!那你赶紧的,把大猫搬回笼子里去吧!”


哪吒一看当然欢喜,自己头一回出门就这么神气地救下一只大猫并一个人,看那个爹还有什么叨叨说!他下巴一扬,还带着些婴儿肥的脸上嘴角上扬,笑出浅浅的梨涡,得意地哼了一声,手臂一环大摇大摆走到杨戬身边,抬肘想拱拱他,却只戳到了大腿。


……没事长那么高干什么?这样怎么做兄弟啊?!



10.

杨戬可以说自从呵止施暴以后,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在一旁看着哪吒单方面呛得驯兽师面红耳赤,觉得还挺有意思。


在起源之地的几年,鲜少有同龄人来找他闲侃,更没有与长辈顶嘴或与人争吵的经验——与妹妹流落在外那段时间的,只能算作单方面的听对方每句话都不干不净,然后直接动手打回去,没有开口回过嘴。大多数情况下,他是作为旁观者去看、去听他人的交流与谈话。若是别人听,可能也就听来些琐事八卦,可杨戬不一样,童年的流亡让他懂得察言观色,说话之人面上肌肉每一丝细微的牵动都有可能代表着他心理活动的变化,只有发现得够及时,才能避开一些口出之祸。


此番除了看好戏的心思,杨戬习惯成自然,依旧下意识地将视线在二人之间游移。因此当那个分明指间有被鸦毒熏黄痕迹的驯兽师突然沉默,而后又态度大变、配合非常,他也立刻生起疑心,凝神便往驯兽师笑得眯缝起来的眼睛里看,额上根源之目在黑色抹额下悄然开启,有金线描绘的云纹作衬,泻出的银光几不可察。


不待须臾即闭合,杨戬锁眉沉吟,还未来得及侧首向那个少年投去一个担忧的眼神,就突然被人顶了顶腿侧。


“嘿,这位兄弟!那只大猫我帮你救下来了,你打算拿它怎么办啊?”


“……”

杨戬一开始还以为哪吒出场用错词句是故意为之,毕竟呛话时那样奇异的切入点实在是让他也不禁暗叹:小小年纪能如此机灵狡黠,实在是人精!可现在看来,分明是自己心机过重、妄自猜测,他毕竟还只是个直率的少年,与其外表并无二致——哪吒根本什么都没有没有注意,只是单纯凭本性作出如此反应,杨戬真不知该为他超出一般范畴的“脱线”而哭笑不得呢,还是该为他即将面对却一无所察的危险而揪心。


哪吒才不知道面前这人心里边早就绕过九曲十八弯,只当杨戬是一时冲动站出来伸张正义,并没有想好究竟怎么安置救下的母狮。


“啧啧啧,看着年纪还比我大呢,怎么还只有一腔热情,做事怎么都不考虑后续的嘛?”

哪吒为自己比杨戬想得多而心怀一丝优越,平日里都是父母兄长在训斥自己做事不过脑子,现在好了,有个比我更不过脑的!他痛心疾首似的晃完脑袋,又凑到杨戬面前去:“我叫哪吒,哦,姓李!”


其实杨戬所住的客栈处在偏僻而安静的关中某处,他可以雇一辆车几匹马,将狮子连笼子一道搬过去藏在林中,此次女娲一去少则十天半月,足够让他将那头母狮稍微喂得健壮一些,然后放生野外了。杨戬知道他大概是把自己当成一时脑热的人了,不过他也无意争辩,既然哪吒是本地人,那他安置起这头巨兽来应该比自己更方便,而且看他那副“路见不平必出声,一旦帮人帮到底”的一根筋的热心模样,也算值得信任。若有可能干脆托给他,少了些琐事,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他也报上姓名:“…杨戬。”


哪吒一听也乐:“咱们这下也算是半个朋友半个兄弟了吧!虽然你缺心眼儿,但看在你比我大的份儿上,我就叫你声减哥,你说好不好?”话这么说了,他心里还捉摸着:杨减?什么名啊这?他爹妈怎么起的名字,“减”这寓意多不好啊,哪有不指望儿子“加”,就盼着“减”的??


真奇怪!



评论(6)
热度(66)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