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王者荣耀/戬吒]长安档案520事件(下)

对不起明明是520的文呢qwq端午节才填完

这回虽然依旧爆字数了但是有好好克制没有再分章哦qwqq求夸奖

2600哟祝大家端午节快乐,食用愉快哟!!

-----------------------

9.

虽然龙王的主意有些奇怪,哪吒觉得也有些道理,于是爽快应下,立马行动。


一路上一边四处找杨戬,他一边就在考虑究竟能变成哪位姑娘。


原本满脑子都是杨戬沾花惹草的景象,可静下心细细想来,其实杨戬不论前世今生,都并非耽于女色的风流性子,虽公务关系大多认识,事实上有私人交情的,数下来竟还不到一个手的数。


高空中对流湍急,护体罡气虽能抵御风袭,但冷意还是丝丝攀上身体——他早就冷静下来了:他想摸龙角是一回事,战场上摸就是另一回事了,何况他这方式是太过粗鲁暴力。


哪吒皱紧眉头,手抚上左侧胸膛,手掌下的肌肉骨骼包裹着一颗真正的心脏,那颗持续跳动着的、强有力的心脏是他成为一个拥有完整情绪的真正的人的象征。


杨戬哥其实没有说错,自己行事一向图个爽快,因冲动一时而惹下祸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明明当年陈塘关便是血淋淋的教训,可为何他还是没有学乖呢!


……是否他终究不是人,是否这心终究不是属于他自己的?


哪吒只觉得喉头酸涩眼眶发热,却紧咬牙关吞下哽咽,收拾好情绪转移注意力。


错是错了,整还得整,变成谁好呢?


杨婵是亲生妹妹,平日里杨戬护得堪比哮天护食,自然不合适;月宫嫦娥倒是个好选择,只不过天庭任职期间他曾听闻无数风言风语,传杨戬倾心月宫宫主竟为其失态,失手碎了玉树。变作她去表白,若是真让杨戬答应了,那还得了!他可不是去为别人牵红线的!哪吒恨恨哼一声,将她排除。


女娲就更不行了!


等等……


女娲娘娘?



10.

杨戬在四处找哪吒,从那日战场分别,就知他在刻意回避,不然以自己的能力,不可能几日都寻不见人影。


“还劳烦狄大人与李密探留意,杨某谢过。”

杨戬向他飞去的方向追至长安,与治安官打过招呼后却在衙门前被叫住。


“杨戬!”


这声音杨戬不能再熟悉了,可心中不免疑惑:她几乎从不步出起源之地,此时为何会在长安城中?


“老师。”回身见那玄黄之色,不论如何先揖一礼毕恭毕敬,随后抬眼不动声色审视起来。


“……呃,嗯!”

除了双臂,女娲的皮肤都是泛着金属光泽的苍白,似乎昭示着她超智慧生命体的身份,与凡体肉躯截然不同。鎏金面甲几乎覆盖整个头部却露出了略有泛红的下颊与耳根——多年来,杨戬几乎从未看到过她有任何明显的情绪波动与生理反应——仅凭这一点杨戬就可以断定,面前这个所谓的“老师”不过是个冒牌货。


可他不打算立即揭穿,他要套出面前这家伙的真实身份、接近目的,与所属势力。

“不知老师来长安找我,是有什么要事相嘱?”


“并没有什么任务,吾此番是为了解些私事。”

对面那人还挺机灵,搭话时还慌慌张张没有准备,现在俨然已经端起女娲的样子了——不过马脚已露,再没有藏住的可能,何况那演技还蹩脚得很,才与哪吒那家伙半斤八两。

杨戬愈发好笑,又想起此行正事在找人,心道不能再与她玩下去,便暗自开启额上根源之目,众生万物在神目之下,不论变化易容如何精妙,无不会原形毕露。


可这一开,杨戬就愣了。



11.

明明只比自己大几年却总是一副老成的模样处处训诫,杨戬这个平日连笑一笑都吝啬的家伙,慌张起来究竟是什么样子?真是令人好奇,这回一定要让他窘得闭上那张八面玲珑、巧言令色的嘴!


哪吒是怀着恶劣的小心思到达长安城的,他直奔狄仁杰的府衙想问杨戬下落,好巧不巧正见杨戬步出大门。


“嘻!”


哪吒咧嘴几乎要收不住笑意,收了火尖枪摇身一变,双臂由澄黄渐深,漫上指尖成了诡谲的焰红,混天绫化作背后浮甲,暗金雕纹古朴流畅,铭刻神祇的王座,乾坤圈融成面甲正好遮了双颊的红纹,赤红腰铠则换成了委地长裙。


试着向前走一步差点没被绊倒,他一把捞起裙摆挂在臂弯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火急火燎便冲到杨戬背后就嚷:“杨戬!”


哪吒喊完才发现自己这架势颇为不妥,慌慌张张放下了裙摆,两手一时无措只来得及往腰后一背,半尬不尬地受下这个庄重的礼。


哎哟喂,女娲娘娘平时怎么说话的来着??他又不是亲传弟子他怎么知道!


寥寥数目在脑海里留下的模糊印象几乎没法作任何参考,但事已至此、船到桥头自然直,沉不了,那就索性装模作样端出架子来。


“为师只是想问问,是否考虑过找一个伴侣?”


“……”



12.

杨戬看着女娲样的皮囊里努力秉住面部神情威仪的哪吒,他灵光的大脑此刻面临人生头一次短路。


……?


当下一句问出来,杨戬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怀疑哪吒这几日不在自己身边,是不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刺激了。但转瞬便恍然,他这个平日里在自己面前倔得样样不肯服软的爱人,即便已经知错,也不会轻易松口,他大抵是打算用另一出,将二人的关注点从先前那件事转移。


若是他还想继续满大陆跑找人的话,他可以选择戳穿这段尬聊。

“……不知老师为何突然问及此事?”


“这……”哪吒就知道这家伙没那么好糊弄,先前一颗直球扔过去差点就没露陷,冷汗直冒赶忙改口,“吾想百年以后,虽你足以接替我的职务,可再百年以后,又需要新一任守护者……”


“……老师不必费心,杨戬到时自有打算。”

不戳穿是一回事,如何聊下去是另一回事。


“……那你究竟有没有心上人吧!?”哪吒本就不擅长打太极,已然有些沉不住气了:这家伙跟自己老师也那么多屁话吗!!?


完了,自己不小心又绕弯子了,这家伙别自己暴露那可就更难办了。杨戬一听他嗓门儿都拔高了,知道不好再拖,得赶紧哄,哄又不能明摆着,还是得绕着弯,杨戬顿时觉得头大:

“咳,其实也并非什么不可说的,既然是老师想知道,那也不必有所隐瞒……”


“嗯嗯!”哪吒在面甲后面瞪大眼睛,不自觉屏住呼吸,胸口那颗心脏前所未有地剧烈跳动着,他甚至有些嫌它吵——他一定要听清楚接下去杨戬说的话。


“杨戬心中有人。”


哪吒只觉得有人在耳边狠狠敲响了巨大的铜锣,脑壳震得厉害,如果前一秒可以说是人们说的小鹿乱撞,那现在他几乎觉得那头鹿在胸中瞎蹦跶了半天,然后一头撞死在心口。


有人!他说有人?!


杨戬怀抱软玉的那一幕又堵在他眼前,那位女子的面孔清晰了又模糊、变了一次又一次,却从未被哪吒看清过。


他目眦欲裂,仿若又一次置身陈塘关那场遮天蔽日的暴雨海啸。体内炙炼火种混沌而狂暴,外界却是冰冷呼啸的风雨。滚烫入熔岩的火种一头扎入被水淹没的陈塘关,涡流中他试图寻找熟悉的故人、故土,可浑浊洪水蒙住了他的双眼,他隐约看见了,却什么都抓不住,什么都挽救不了。


——让他最终沉睡在陈塘关水底的,从来不是什么魔种与滔天巨浪,而是面前湮灭的家园与回忆。

哪吒恍惚间魔怔:他是祸源,他毁了陈塘关,他谁都救不了……而有了那颗该死的心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更加沉重。

“她是谁?”


杨戬也没有想到仅仅一句话会让哪吒有那么大反应,根源之目让他看到了那双失焦的橙红眸子,也窥见了那些不安与惊慌。


他还是无法摆脱那场梦魇,他还是倔得不肯将那颗心中不属于他的沉重舍去——这是杨戬自己的失败,他当然要自行弥补。

“说起来您也曾见过,不过或许不曾注意。”


如溺水之人捉住稻草,哪吒一下子被杨戬的声音从幻境中唤醒,却正正好听全了下一句


“杨戬的心上人有称曰’三坛海会大神’。”


哪吒怔怔抬眼,撞进了双浅棕色的眸子里:他原来早就识破了。


“杨戬钦慕他刀马娴熟少年英武,也曾共他闯荡江湖风餐露宿,不愿让他吃世间任何一般苦。”


哪吒一直觉得杨戬这副皮囊哪儿都好,就是眼睛颜色浅了,给人感觉有点冷冰冰的。可此时那双眼睛里流着光,却像是含着浅金的蜂蜜,他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溺在里面出不来了。


“我的心上人,他叫哪吒。”


先前炼狱重游顿时化作飘忽一梦。



13.

“如何?三太子这几日玩得可还尽兴?”


“好哇,你早就知道看出来了为什么不说!”


“因为我看你还是不怎么会用这颗人的心,打算讲明白了好教你一辈子。”



end.

--------------------------

可能会有r18的番外,看心情和时间啦。因为最近没忍住又开戬吒新文了qwqq,大概做个预告吧。会是人兽而且有肉来着,还会带太乙和玉鼎两位师父一起玩x


评论(19)
热度(91)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