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王者荣耀/戬吒]长安档案520事件(中)

咳,本来打算上下就完结的,结果爆字数出来一个中

我好啰嗦啊orzzzzz

那么祝食用愉快❤❤❤

-------------------------------------------


5.

哪吒觉得自己很委屈:杨戬哥变了,他原来没这么凶的!


刚来峡谷那段时间,只有傻师父太2和杨戬哥算是熟悉的,而其余的一切是那么让人好奇!!!


然后他就


揪了孙尚香的双马尾和周瑜的黑长直

撸秃了刘备的鸟和成吉思汗的狼

拆了鲁班七号的炮和墨子的假腿

撺掇刘禅去掀钟无艳新买的超短裙

他甚至拉过程咬金的背带裤带子上的小花儿


而满峡谷惹是生非所带来的麻烦,则全部由杨戬一一善后了结了,最后竟是一点都没有找到哪吒本人头上。杨戬从前为太乙真人和哪吒这对脱线师徒善后善惯了,此番不过将地点换至王者峡谷,顺手解决,也只算是习惯。


“嘿嘿嘿,谢谢杨戬哥!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哪吒笑咧了嘴,完全没有注意到杨戬脸一下就黑了。



6.

杨戬其实是这样想的,反正哪吒这家伙大概不论几辈子都是这个一根筋的样子,自己既然已经为他擦过一辈子屁股了,他也不介意再多一辈子。


可这不证明他在支持哪吒到处惹是生非,唯恐天下不乱。——自己还是需要稍作严厉些,免得最后出来个谁也治不住的小魔头,问起来不是太2这个师傅教出来的,而是自己这个当师兄的惯出来的。


所以那天当哪吒手拿火尖枪一个横扫抢走了他的兵线,一跃挣破等级束缚,脱手便掷出一道金光遥遥飞往地方野区,他又抬眼瞥见敌方阵容中一个名字就知道:坏事了!


【白龙吟】韩信


他赶紧回手去捉,无奈那飘逸红绫随主人动作荡开一个狡黠角度,堪堪正从杨戬指尖掠过——是抓了个空。而面前已红影一跃而起,眨眼裹挟劲风纵上天际,独留下一串儿几乎没了尾音的话:


“杨戬哥!我出去玩一——”


他当然知道会发生什么!


杨戬将长兵一轮倒提身侧,向野区的兰陵王打了声招呼便顺着河道冲下,无视中路甄姬姑娘诧异的目光带着哮天犬一头扎入对面野区。


他斩开身前荆棘长草,一眼就瞧见蹲在一堆乱石中的绿裤衩儿。


掩面唯有长叹。还是来晚了。


他稍作调息,虽心怀歉意,仍步入二人中间,挂起得体微笑,拉过哪吒,挡开白龙枪尾,道歉斡旋。

一如过往,熟稔流畅,不露锋芒。


可这次偏偏生了变数。


“…你什么意思?哼!我哪吒还怕他们不成?那些长了爪子的蛇才该害怕我吧!”


原本自己步步为营,最后放出小小威胁就将要将事件平复,谁料正欲开口再接,却被身后人一拉臂膀抢了先去,此次一番又是委身婉言,又是贱送人情,为的不过是将他冒昧举动所导后果化至最小,谁知这孩子反而理直气壮乱置因果,苦心白费心头如堵,神情一僵强遏就此甩手的冲动,揪住人后颈衣领赶紧提回身后,回首即甩下凌厉眼刀与一句压低声线的训斥。


想来以往都是自己独自一人与被招惹的家伙对峙,他千算万算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这小祖宗的脾气。

这下可得再费一番好哄。



7.

据甄姬姑娘说,哪吒那一回气得直接飞出了战场峡谷,己方少了一人,却没有影响战局


“真君携爱犬纵横驰骋,每每战团矫若游龙,潇洒写意……”


听得哪吒几乎咬碎了牙。好哇……!真君真君,这下满峡谷的姑娘都知道你了!


站在海边礁岩就将乾坤圈往下一掼,那金圈就铿锵在石头上撞了几个来回,噗通一下竟掉进了水里。哪吒气急,道是连自己的法器都与自己不快,揪紧了混天绫一扬,欲探入水中将乾坤圈卷回来。


“三太子且慢——!”


不料面前海浪陡升,翻涌惊涛,直直纵起的水柱上是东海龙王。


啧,又是个长角的。一碰见长角的就没好事!


“这金圈想必是三太子的法器,还望好好保管,莫要再遗失于吾东海了。老龙宫中事务繁多,恕不能久陪,再会。”


“……慢着!”


龙王语速飞快,探袖取出一物递上,再拱手一礼迅速转身,打算要走却被叫住,身形就是一僵:这小灾星又要作甚么妖?!回身却还是不落下礼节性微笑:“不知三太子还有何事?”


哪吒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了,原本拿回了乾坤圈就应该走了,偏偏脑子里满满当当塞着的全是同一副光景:杨戬怀中揽着位高挑妖娆的绝色女子,二人对视那叫一个深情款款,仿佛注意到了投去的视线,杨戬扬眉抬目瞥来,冲自己勾唇一笑。哪吒只觉得那笑里面,半分是嘲弄,半分是挑衅,心头有如猫抓,躁得他恍惚间以为体内炙炼火种又要再次失控。


他才不会干看着!


“我想好好整一整杨戬,你给我出出主意呗!”



8.

当他多灾多难的龙宫不知道第几次剧烈晃动时,东海龙王平静而坦然地放下了手中酒杯,安抚好虾兵蟹将以及老迈的龟丞相,亲自寻到了那只沉底的乾坤圈,出了海面将其交还本人。


他只希望与陈塘关李家还有这个东海小煞星海水不犯红绫,大路朝天各自走。


没想到不仅被叫住了,还得被迫掺和他和二郎真君的那档子混事。


其实众所周知,杨戬和哪吒两人在来到峡谷不久之后就已经确定了关系,毕竟二人在感情方面都不是那种喜欢弯弯绕绕若即若离的暧昧的人。只是旁人对其中细里并不清楚,当然就不知道二人对这所谓的确定的“感情”的定义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儿。


“这……不知三太子所为何……”


“你别管,反正就给我出一个,能让杨戬不敢往别的姑娘那儿看的法子就行了!最好还能再套出他的心上人。”


龙王不知就里,知杨戬从来不是祸源,只当是哪吒又一时兴起顽皮闹腾,于是也颇为配合。

“呃,到有一计可用,只是不知三太子是否愿意……”


“你说就是了!不用拐弯抹角!”


既然他不介意,那稍微胡来一些整整那小子自己也无可厚非了。

“三太子只需稍作易容,化为一位与曾真君交好的女性,假装倾心已久真情告白,若是他答应了,自然没有其他姑娘再来招惹,若是拒绝了可不就能问起心上人了么?”


“嗯,似乎可行,谢谢你了老龙王!”


???竟然接受了?龙王一惊,可面前人已然足蹬风火轮,冲上云霄没了踪迹


“……三太子慢走。”



评论
热度(93)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