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王者荣耀/戬吒]无垢-2



5.

杨戬一路观花踱步,不知不觉手中也多了些小物什,期间有支玉簪是为三妹而备,二三饼龙井是为夫子与女娲娘娘带的。


——他虽性情相较同龄人更为稳重深沉,仍避不过是个不到弱冠之龄的少年。


此外还有一块玉佩——不,尚且不能说它是玉佩,毕竟手中那块粗糙石料是半点光泽也无,笨头笨脑得不像话——当时在摊前一眼便瞧见,大抵是神使鬼差,还不知是一时兴起,就启了额上神目去看。


那样的原石摊在任何城镇中都不算稀奇,那些摊主要么从玉石矿,要么从河边,拾来些可能蕴着玉芯的碎石块,然后就地一坐,铺开满满一地让客人自己挑拣,真是比卖菜还随便。每块石头不论大小样式,价钱都一样,其实就跟赌场似的,不懂行的人买完回家一开石,有没有玉那可全凭运气。


杨戬虽对玉石鉴别也只是略有了解,可他仗着额上那枚有洞悉万物之能的眼睛,偏偏就给看出来了:其内玉质细密温润,又隐隐有云纹流动灵气十足,赫然是块尚未认主的活玉!更为稀奇的是整块玉胚呈粉色,半透着令人感觉干净得很。唯一可惜的,便是它不似华山桃花粉得那样明媚,与三妹那丫头并不如何相配,否则亲手磨出的玉珏定会是比玉簪更好的礼物。


这打算虽就此作罢,可既已与此玉缘结,总不好将它留在此地等下一个不知何日才会再来相惜的“伯乐”。杨戬遂留下银两,将其带走。


悠悠踱步向前,视线所及正出现一处人头攒动的小广场,更比身后街道要吵许多。杨戬反手将折扇一合收入袖中,举目稍顾,随手拦下一位也匆匆往人群那儿赶的老大爷:


“劳烦这位大伯,在下初到关内有事请教,不知今日是哪个节日庆典在此举行么?”


“嗨!什么节庆,听说呀,是有几个西域人牵来头洋老虎在那儿耍把戏呢!小兄弟你可来的巧哇!”


“原来如此,多谢。”


别了路人,杨戬昂首远远向人群中心眺望。他本不喜外界吵嚷,正欲走开,却发现自己移不开步子——只缘实在好奇那些只在古籍绘本上出现的异域野兽究竟是何模样。



6.

提气一跃,轻而易举纵上一条屋脊,足踏黛瓦,步履稳健,从容接近那兽场边缘,如此不必与人相争便能一览光景,杨戬实在不理解,为何人们宁愿并肩接踵一拥而上,也不愿稍作变通——爬上屋顶就算对于普通人也并非什么难事吧?


杨戬自幼目力惊人,甚至自己也曾自嘲过是归功于多出来的那只眼睛,但事实上日常生活中他几乎从不使用。此时坐于屋角,对场中人一举一动——甚至因通晓唇语,乃至一颦一笑——都了如指掌。


因此当辨出笼中那头狮子恶劣的身体状况时,杨戬眉眼间笑意迅速隐去,薄唇抿成一线,茶色瞳仁映出冷光。


极度饥饿、严重贫血、皮肤病感染……

——还怀有身孕。


当驯兽师将长鞭扬起,人群即随之骚动惊呼,杨戬垂手揭下一片较薄瓦当,稍作校准便反手掷出,疾如雷霆。鞭尾将落于皮肉之上那一刹,青灰石瓦破空飞至挡了个实,当即崩裂成碎块,洒落地表茫茫扬尘,再看不见踪迹。随后早已透支体力的母狮应声而倒,似真是承不住那一鞭子。人群顿时嘘声四起。

——杨戬突然又有了那种无力感。


多年来,都说大陆四处人类魔种之争从未停歇,而事实上此中占多数的“争”,并非双方势均力敌的对抗,而是人类对魔种单方面的歧视驱逐以及狩猎抓捕。杨戬身为女娲继任者,早已在狩猎场上走过数遭。杀戮会影响心神,每一次狩猎归来,他总是需要一段时间来遏制杀意、寻回本心。而每一次清醒都会给他那种莫名的无力感:人类总会将自己摆在这么高的位置。而杨戬很清楚,这样的想法是有违女娲娘娘教诲的。


此刻对于这些动物也是一样,只不过有了魔种这个更大的“猎物”,普通生灵所受的迫害被人无意识地无限缩小,以至于几乎无视了。


它们也有意志。



7.

“且慢——”


沉声呵止场中人,杨戬已从屋脊飘然而下,独立于铁笼之上,一身白衣袍衿飞扬,地上尘土未沾染分毫,显得尤为突兀不群,人群瞬间炸开了锅,议论、惊奇、谩骂皆有。


负手执扇微行一礼,以余光扫过四周并未理会,唯又将目光锁上脸色又难看几分的驯兽师。杨戬自认并不是个十分看重风评的人。他杨戬如何行事,只求不违背原则本心,他人闲言又与自己何干?


“阁下可否给个面子,手下留情放过这只母狮?”


驯兽师此时也有些懵了,表演失败了他教训他的畜生,这不是第一次,也没见过有人来劝。此番突然冒出一个小白脸,一两句就激得一些心软的百姓和想逃票的狡猾家伙们跟着吆喝起来,有谴责动物园的意思,场面一度混乱。驯兽师觉得自己气得钱袋儿都快抖掉了:装什么慈悲,扮什么好人啊?他谁啊!


“嘿——你这家伙谁啊!我做我的生意,怎么处理这些不争气的畜生货老子最清楚!”他握着长鞭就遥遥往杨戬脸上指,“你这臭小子毛都没长齐呢吧?多管什么闲事,别等一会儿被欺负哭了,回你情妹妹怀里哭去!”


虽那人前半句粗俗而无礼,杨戬并不如何反感,直到听至最后一句。


他父母兄早亡,与三妹相依为命多年,他也一直死命护着这唯一的亲人。偏偏妹妹又生的清丽可人,那些不知好歹胆敢碰她的,无不被他驱走。杨戬幼时打架不得章法,一旦打起来,就算已满脸是血也面无表情,一声不吭,一个小孩这个模样犹如鬼神附身,骇人得很,煞气足以吓走很多胆虚的大人了。


怒意陡然升起,浅棕瞳仁滴了墨般暗下去,虎口钳紧扇钉燕尾,正欲开口,却被一个尤带稚嫩的声音抢了先。


“你怎么这么说话啊!”


“辱人不及父母,骂人不及妻儿!不知道啊!”


杨戬突然想笑。


--------------------------------

好的,二人终于接头了!!!!

虽然还是没对话(……)对不起不要打我qwq!!!!!!!!

实在是因为有些伏笔个人觉得很重要

好好好第三章肯定甜!!!我用自己爱这对cp的心发誓!!

评论(14)
热度(72)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