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王者荣耀/戬吒]无垢-1

cp*戬吒

背景融合王者荣耀、封神演义、宝莲灯

累死累活也要交党费qwqx!

*文中狮子“虎贲”,名字借用于马伯庸《草原动物园》

-----------------------------------


1.

商纣年间,有佞臣惑君,又奸妃误国,于朝歌挖酒池、竖肉林,万姓皆为之所苦,民不聊生。而陈塘关此地幸免于人间水火,大多归功于那仁厚正直、待民如子的总兵李靖。


话说那陈塘李家,大致因祖上素有积德,李夫人殷氏也争气,已连得二子,名曰:金吒,木吒。近年又得一三子,取名曰:哪吒。


世人皆知李家三子个个勇武矫健,其中又数老幺仿若天生杀神,任何武技甚至无需操练便能领悟纯熟,其一杆长枪能使得矫若游龙,生猛无比。只是那老幺似乎性情不像他两位哥哥那样容易亲近,



2.

阳春三月,正是草长花萌时节,晴岚披绿肥,飞絮惹红瘦,万物一片盎然,似是全然不惧甚么乍暖还寒的。城镇中心有一宽阔长街,就算不是节庆之日,不论昼夜总热闹得很。陈塘关位处海岸,是各类鲜商鱼贩常驻之地,本不应有万商聚集之景,只缘纣王无道,四方不稳,商家富贾就算求财也得先保平安,自然往这陈塘关安居乐业来了。


“三少爷往哪儿跑了?”

“快,分头找!若是在贵客到访之前没能找回来,挨骂的可是我们!”

交谈焦急而短促,随后便是凌乱的脚步声渐远。


“嗨,可算是甩掉了。”哪吒


他分明早已将家中武技卷宗尽数学会,现在校练场能在他手下过几招的士官压根没几个,就连两位兄长都治不住他,老爹为什么还要让他整日操练,甚至禁止出门!?


不让他出来,他偏要出来!


自己头一回出逃没有经验,只顾大摇大摆往外冲,最后被老爹麾下一干战将群起车轮战,耗了整整一天力竭被捉。此后几天哪吒在紧闭中咬牙切齿,绝食抗议,终于等到守卫松懈的一天,一鼓作气都已经冲到大门口了,却没经住娘炖的莲子羹,很没骨气地响着肚子,被好言好语诱了回去。


今日不知何故,李府内部护卫与家仆都少了大半,不过这并不关他什么事,反倒方便了他的小动作。哪吒熟知府中布局,几乎毫不费力就翻出墙来。


眼下掌心与肩背都贴紧了巷墙的粗粝表面,闭气凝神,待全然听不见那些家仆脚步声,哪吒这才松了口气,自堆满空藤箩筐的墙角起身,拍拍尘土整整衣衫,又将头上赤红发绳解了,随手缚上左腕,长发往脑后一捋,这才迈步踏出巷中阴影,披了一身明媚日光踏上长街。


管他什么追兵,反正追不上小爷我!

一雪耻辱终是溜将出来,定要好好玩他个十天半月!



3.

杨戬其实是不愿意出来的。


几年前他仍旧是那个游离于同龄人边缘的怪胎,虽早已习惯处之,面不改色,但并不代表他喜欢那些晦暗中的眼神与碎语。然有幸终被女娲娘娘选中,作为那位伟大祖神的继任者,成为人间的守护者。


“杨戬,稍作准备,随我出行。”


此番女娲娘娘出关,启唇只一句法旨,遂留给杨戬一个沉默背影,覆盖着鎏金薄甲的眉宇令人看不清神色。杨戬虽有天生神目,仍不能窥透祖神心思,只隐隐察觉她不复慈和,似有阴霾笼上周身气场。恩师如此状态,尽管心有忧虑,他没有着急询问,心道是她大致又遇见了大陆某处的灾祸,此次出关,大致也是为去找夫子商讨要事。


随后他的猜测也被证实大半,一出行宫,女娲即径直往起源之地中央方向去了——唯一让杨戬后悔此次出行的,就是她将自己扔在了半路的陈塘关。


“吾此番与夫子相谈涉及混沌天机,你不便跟随。料你随我修行,脱离尘世已久,这几日便在陈塘关好好玩几日吧。”


他原本打算趁此机会,将上回夫子来讲法后自己所省思的再做反馈,这一下算是泡了汤。


自小被送至起源之地学习,身边同学皆是大陆各地非富即贵的大家后裔,闲暇之时大多三两成群于学院内生活区游乐,每逢节假更是会各自归家。唯有他无伴无亲,几乎未曾踏出两点一线的生活轨迹,偶尔去街道,不过为了挑选书籍。


眼下真正立足于繁华巷口,耳畔尽是喧闹人声:不同声线高低不一,此时交杂一处,不若在课上欣赏的交响那般细致高雅,却以一种纯粹的粗朴,意外地汇成一篇属于此地的乐章。


可突然脱离行宫书房的绝对寂静,杨戬还是不可避免地有眩目之感,待到逐渐适应了,微蹙眉峰终于舒展,长叹一息,抿唇携了若有若无的弧度。


杨戬并非不喜欢玩乐,只是置身于那样的人烟里,难得地有些无措罢了。


也罢,既已如此,那便好好走一遭,体恤人间苦乐同样是守护者职责所在。


遂提肘横臂将三尖两刃化为一支墨骨折扇,抖腕一展是鎏银描了扇面,敛袍举足迈步。



4.

花开二朵,回首红莲


“瞧一瞧看一看了!洋老虎跳火圈儿了!”


哪吒一身薄袖轻衫,少年身形初显颀长,步履轻盈穿梭于人群中是再灵活不过,此时嘴中叼着串裹满红亮甜浆的糖葫芦,矮身挤过最后挡在身前的家伙,不料引起惊呼,瞥上一眼原来是对比肩而立的年轻男女。哪吒直起腰,瞅一眼那面红耳赤的二人,颇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咧嘴冲他们一笑。方才挤入人群真是废了不少力气,白皙额上沁出层薄汗,唇瓣上沾着点点晶红霜糖,露出了两排白牙。


“抱歉啊!”

我挤过来他们脸红什么?


语毕干脆利落地回身一撑围栏,足一蹬已跃然挂坐其上,长腿一交晃荡个不停,热烈目光满是新奇紧紧盯住那铁质巨笼中的兽。


这个马戏团其实来自遥远的西域,原本只是一群四处投机的商人,几个月前不知从何处弄来这群珍奇异兽,一路表演其实不算专业也毫无噱头,赚得盆满钵满不过卖东方百姓一个新奇而已。甚至最近因团长高层私吞盈利过多,马戏团的动物已经两周没有吃到足够的口粮。

那一些廉价的,原本就是买来凑数的动物,诸如八哥、狐狸之类,是已经死得差不多了。而那台柱子“洋老虎”,也是瘦得皮包骨头,腹部却突兀隆起一块,颈边长鬃纠尘结块毫无光泽,它趴在笼中脑袋压在脚掌上,就算笼门大开,驯兽师在前急躁地将长鞭抽得噼啪响,也依旧一副眼皮要抬不抬的将死模样。


原本哪吒只是听人吆喝,寻了过来想凑个热闹戏瞧瞧,见此情形不免蹙眉。


“哎真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这就是咱们的洋老虎——虎贲!”


一道简易木栅栏圈出的空地中央,驯兽师一身奇异服装,脑袋上那不伦不类的双尖帽只叫人发笑——他一甩长鞭,击在虎贲无力的足前,旋即回身示意点燃了黑黢的铁圈,霎时橙红焰火“噌”得蹿起,刚站稳的虎贲在一旁不安地晃动尾巴。


哪吒眯起眼,只觉那火圈灼眼地很,他此番热闹可能是凑错了。


“来!跳吧!”

“你跳哇!”

“啪!”

驯兽师目中郁郁尽是不耐,重复的催促与那畜生的无动于衷助燃怒火,抬手便是一鞭子,狠狠抽上虎贲胁肋留下一道凶痕。但却毫无效果,虎贲一屁股侧翻躺倒自顾自喘息,再不起来。


“嘿!你这畜生!……嗨,真是对不住啊乡亲们,这,咱们虎贲今日大概吃坏了东西,跳不了,要不给大家换一个节目?”

如此情景在前,驯兽师面色难看,在一片嘘声中只好躬身赔笑,背过身又是一副狰狞面孔,扬臂举鞭,眼看着就要抽下。哪吒看着那巨兽瘫倒心中就是一紧,眼下又将有一顿皮肉之灾,身子前倾,双掌正欲一推落入场内,便听得一声清清朗朗


“且慢——”


“阁下可否给个面子,手下留情放过这只母狮?”


------------------------

初次写中篇同人,以前都是写戏的qwq,若是有何不足请各位一定要留评指出!!!我也想要作出改变与进步!!

无垢第一篇的糖其实不多,两人甚至没有正面交流,进度条拖沓真的很抱歉qwqq!但是其后重点情节篇幅一定不会少!!所以请不要着急qwqqq!!因为我也很急的啦qwq!!毕竟他们那么好lsdiugavbzkfgy!!!




评论(6)
热度(80)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