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女娲成长日记/杨砚自戏]自剜通天眼


“十息!”

耳畔是那武家小胖子稚糯童音,如此声线不由得令其语中肃穆威严稍显奇异,却仍缓不了眼下急迫情形——救回女娲,成败在此一举,而自己必将尽数背负。

自风小小被伏羲带走又杳无音讯后,自己早已滤过前世千年记忆,获悉方才所述那寻人之法:精魂之气为引,筑虚索,破时空。虽说女娲上古祖神,随身物件无不携其神息。然现今万法末路,小小她也只是法身残魂转世,不论何物,就算随身再久也断无灵气。唯一希望便是寻得一女娲千年前遗留之物。

步步推演,寸寸留心;天地为局,万物为子——这是千年前那个旁人眼中城府深沉、冷血无情的司法天神杨戬早已熟练如呼吸吐纳般的事。

但自己不是杨戬,
杨家少爷自命风流纨绔,可不会思虑良多,亦没有绝天一算,就自然不会考虑行事后果。

千年洪荒,天地间古神遗迹无数,而随后共工怒触不周陷众生于灾祸,封神一战几乎诛尽大能,万法潮汐东方天庭破空逃离,又有千载悠悠人史几乎散尽三界灵气——剩几何?留几何?存几何?

至少凭杨戬数千年神识,世间女娲遗物,除息壤以外,唯存一物——

便是额上那枚,通天神目!

敛双眸熠熠含光,薄唇勾挑戏谑弧度,鼻腔哼嗤几不可闻,既因果缘丝,早有定数,那便怪不得谁了!

“足够了!”

移目向那华丽门扉,声朗朗,闭气凝神,引息唤额上那颗孤星。
不待须臾,流银辉芒一线泄,八九玄功万物通。至此古朴神力自细隙溢出流转周身,动作却不止于此——眉间血金暗纹隐隐浮现,竖眸倏眦露出其中异色瞳仁,瞳孔中心无数慧光流转,犹与眉下双眼交相辉映。天地至理,铭刻其间,若有却无,似是而非。

启唇扬颌深深调息,遂举臂抬手,令二指抵上眉心,指腹贴敷的肌肤下便是那破局之钥!

思及此处,目光一凌,神宇间尽是肃厉,后槽牙切咬立指为刃——
旋即压腕!

指尖一瞬为神目护体罡气所阻,然在刻意压制下终于没有起到任何阻碍作用,于是血光崩现,脑中似尖刀直绞而入,激起神识一阵波动,虽颀长身形已背对同伴颤抖不已,仍躬身拢肩,胸口起伏喘息不及,低首任刘海垂下,一片阴影中是因痛苦而狰狞的面目。

不过言下情形待不得方寸,即刻强引内息唤清醒意识,强忍裂魂般剧痛继续动作,眼前黑白泛开险些软膝跪倒。此时双指没入眉心血肉,只觉有温热液体成股,顺指节汩流而下,蜿蜒血线攀眉骨、挂颧颊,汇于下颌滴滴落。

红光掩住原本清亮双目,却遮不住其中炯炯心火,启齿是牙关磕碰、声线哑然:

“这只通天眼是女娲娘娘所赐。”

手指勾扣额间柔软晶球,稳住臂膀提腕而起,缓慢却坚定地抵抗着那血肉之间的牵引力,一种灵魂正被剥离与抽摄的感觉随眼球凸露越发明显,仿佛溺水而愈深。

苍白嘴唇被啮出口子,血珠沁出又在其上染开,殷红唇瓣翕动似叹非叹,恍惚间又梦回千万年前:自己仙凡混血,落魄苦修;她通天祖神,慈仁赐目。此后虽位及司法,恃能不听宣,可这三界道仙、漫天神佛,除她以外,又有哪个不是明里暗里、碎语闲言,又有哪个容得下我杨家二郎?

浮不起来也无所谓了,只要自己在深海还看得见她给予的光……

——一梦万年是睁目一息。
神目赫然已被剜出立于指尖,一番动作后浑身衣衫被虚汗浸透,眼皮沉的很,只余光瞥一眼,遂弹指将其投入门内漩涡

“今日杨戬就还给她也好……”

评论(11)
热度(15)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