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宝前宝正/杨戬自戏]欲反自遏二修·承因果

这是一篇二修的戏,解释一下那个副标题承因果
二哥手刃天奴,自己却必须承担缚在天奴身上的业果与关系网。从此是真真正正再脱不得天庭了。
二哥这么骄傲的人从此却要仰人鼻息,承阿奉谀,思及此处不禁心痛不已

--------
素朴古匾高悬,古体篆书虽不如大楷那般蚕头燕尾、遒劲有力,然银字镌上黑木仍端的是气势恢宏、肃穆庄严。

秘银重铠挂身,龙纹黑氅委地,剑眉星目似盛了金戈灼华,虎口把握冰凉神兵,倒提三尖两刃孑立殿中。

虽说那些瑶池的贱鄙爪牙只得神籍,并无实质血液,然手中枪尖尤若嗜了血般狂躁震颤,似在进一步撺掇自己手刃天奴的冲天怒意。心下暗自平复情绪,左拳习惯性收拢挎上银白护腰,眉心微蹙扣紧了五指,心意一动压下那聒噪的蛟龙,即刻敛眸凝神沉气速算得失。

方才之举快意一时,看似冲动却也不会招致明祸。毕竟王母信任仍在,这司法之位便无需多虑,现要尽快消除痕迹切不可再生事端。

如此暗暗敲定,恰闻梅山兄弟入殿,禀来一千二百草头神集结候令之讯,面对如此忠心率直之兄弟,自己却不禁怅然担忧,启唇欲温言相抚,眼前却闪过那些夜里无数次入梦的凶境惨象,骤然滞了话头,只将一切不详郁结心底,旋身沉吟,简洁字句咬定仿佛拒人万里,目光偏侧一方眼底幽深如攀苔古井,暗吐浊气,喉结微动却再不作释。

“...都回去吧,不攻瑶池。”

兄弟们不解之语不绝于耳自己却置若罔闻,直至众人心灰意懒忿忿而散

自己何尝不想反了这天?
又何尝不知天庭腐朽不可攀?
可杨戬要走的路太险,断不能连累兄弟。

殿宇空余一人,身畔是千万红烛攀架,是阴冷黑暗中的点点暖色星火。

食指指腹摩挲过腰铠表面冰滑纹路,至末端轻扣,虽如此打算心下仍不禁泛起一丝惶然,右掌把握玄铁枪杆不时渡来冷意,化雪般舔噬剥离着掌心热量。

天奴死了,身旁掣肘尽去,悬顶利剑却将愈发诡吊,那尖锐指刺赤裸项背再无遮掩

——一刹寒战袭身,一点寒芒掠星眸

“..哼哼”

左手扶上眉间,兀自弓背垂首。喉间遏不住冷笑,右拳攥得愈紧,银甲护手内指节发白咯咯作响

好啊,好算计!借手除天奴岂止是暗中卖我人情这么简单!斩断玉帝臂膀,推上新的傀儡前还顺势验其忠心!

眉峰狠蹙,后牙切咬,墨瞳中似燃起蓝炽真火,欲顷刻席卷而出

君莫忤,君不见,杀伐因果必接负。

“哼呵呵呵...”
——最终只化作嗤笑两三

从此天庭再无天奴,唯有王母袍下恶犬而已矣。

评论
热度(7)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