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杂食,真正落笔写的只有戬吒
作为杨戬夫人,我爱二哥一辈子。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文章谢绝站内转载,望谅解

[私设/杨戬自戏]清明(下)祭扫


*幼体杨戬随父母踏青,乱跑然后看到了奇奇怪怪的墓顺便就扫了一下,私设一大堆,时空错乱梗,分上下两篇,先踏青后祭扫
*反正下篇不是刀
-----

-扶桑一梦又几重

方才闯入林中只虽图一时快意,未辨方位,直至醒来四周却恍惚变了模样,桃树灌叶分布一点不变,然记忆中这片空地应是没有墓冢的,眼前这衣冠冢却赫然立在正中——如此显眼自己怎可能毫无察觉?翻身立起,待扑去了衣衫上沾染的尘土与碎叶,复拾起小酒坛迈步近前。

这桃林的土地覆满了青绿的草芽,间缀着早凋的花瓣,稚嫩的红绿可爱得紧,而那灰黑孤冢孑立正中,却怪异地也不很显突兀。足跟踏落,不自觉步步无声,似是自己冥冥之中不想扰了墓主长眠。空地不很宽阔,即使绕沿踱步片刻也已绕至石碑正前,碑面入眼却令自己怔愣当场:

石碑质朴,看表面纹路不过是山中野石,并非良品,可偏偏其上镌刻的字迹间架大气,遒劲有力,像极了名家手笔。诡异反差勾起幽深疑惑,不禁收敛了笑意玩心,眉峰微蹙,再凝神细看,读出碑文一瞬惊出冷汗满额,心下陡然一空,无名不安攀上脖颈,瞳孔一缩只觉口干舌燥

那碑上赫然刻曰:

劫    杨
不    ◇

墓主究竟犯下何等大恶,才令这立碑之人言辞狠绝至此!相同的姓氏带来一丝亲切之感,而末尾关键名处却仿佛被生生剜去,于石碑一侧留下一个疤痕般的竖菱坑洞,宛若漆黑单曈眦睁,凝视着碑前之人、旁观着轮回之时、守望着众生之灵。

眼前分明是如此可怖诡吊之景自己却忽然便了无惧意,只缓缓抬手送至眉心,犹豫片刻微凉指尖仍触上了那只紧闭竖瞳,指腹下有旺盛生机流转不停,一如自出生起的每一天,渴望着突破薄弱禁锢,肆意纵览九州五岳——可不详的眼不被赋予看的权利。

林中孤冢,无话凄凉,
谁愿身种孤星,泪千行。

“虽不知前辈系谁,也不管生平如何,杨戬且在此敬过——”

翻腕拍开酒封,一坛果酿尽数倾于碑前,只缘相似,只愿殊途不同归

-浅把涓涓酒,深凭送此生。

评论(5)
热度(12)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