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宝前宝正向/杨戬自戏]束发


三妹自小便留长发的,幼时一头青丝披落肩背,衬得白嫩脸蛋实在可爱,不知怎的绾发一事便交于自己手里。无奈三妹发直虽不必费心理顺,也从不缠结,却也实是不好绾的。
五指微拢自鬓旁各捋一道发线织于脑后,倘若不慎牵连发尾激得她一缩脑袋,怕是愈加不好下手;双手交替理顺再一分二股,切莫落下半缕一绦,否则梳罢发团便如草球般毛糙,非得被那丫头冷眼大半个时辰;腾空手接了她递来的簪盒还不能即刻捻起一支翻腕绾上,若是那小丫头对镜一瞧不满意的,还得松下重来。

哮天初化人形时,其实试过给他打理那一头乱发,结局自然以失败告终。狗儿系山东细犬,一身细短黑毛油光发亮,好不英挺,谁知化了形却偏偏一头长发,干燥蓬乱不说还容易沾了尘土。当年在灌江口,光是给他洗头便断了好几把木梳的齿,谁知这狗儿没虱没藓怎就如此易结发团?本想待其发干再束个冠髻,也算得干净利落,只缘长发竟仍蓬乱如故,一时气结,只好作罢。

寸心也是长发,较之三妹,发丝看上去更加顺滑,然千年以来从未试过,想必也是难以箍束的,且按过不表。

小狐狸发丝细软,当真与想象中狐裘般的油滑截然不同,呵,果然还是只一身绒的狐狸崽子吧,其发虽也蓬松却不似哮天那般结缠不清。十指代梳捋,绒丝发绳绕——她今后可能会喜欢上那些华丽的发冠银饰,但到了自己手上,只会为她束起简简单单的小狐尾。

评论(2)
热度(19)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