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拂晓/孙白自戏]漫画99话

自戏人:孙白/吴铭识
梗概:漫画99话

战争从来不是简单的兵戈胜败而已,不然天下又为何为之所乐趋,为之所苦避。

远远望见戎的男孩踉跄跑来,其后一二轻骑手持长刀紧随,浑身血污看不清面貌,周身气场诡异的很。虽先王治世怀柔力求不战,自己真正参与的战争并不多,但心知军中如尽是士兵若此,国将不国,战场则沦为走尸地狱。

不动声色攥紧刀柄,默许公主小姐搭箭开弓射落一人,收颔敛息前踏自人身后步出,隐隐开势护住她和那气喘吁吁的小家伙。

“因为打仗输了就在附近的村镇里烧杀抢夺...!”

果然...

闻男孩颤抖声线道出其中泯灭人性的缘由不禁心下陡沉,侧首只见那赤发佳人轻微颤抖着却不肯移开视线。
她究竟要为她父王的国家心碎多少次才是尽头呢。
额前碎发半掩眉宇,眼底涌起郁郁暗潮。

强健肌肉无需蓄力,转瞬即跨步如弓,左手紧握刀柄另手前探配合虎口架搭,双臂交错将厚重刀头回收身侧,横拦另一骑汹汹而来,暗蓝衣袍被带起气旋卷扬半空。

武者目光自有寸度,幽蓝瞳仁无视对方甲胄直锁上脆弱腹部,耳边除去马蹄踢踏金铁碰撞,只闻他紊乱呼吸。
疯狂不过强弩之末。

追兵踏马飞至,这才看清其护甲上血污新旧分明,暗褐为战场留下,尚自鬓旁滴落的,自然就是……

振臂转体动如雷霆,后槽牙切咬,鼻腔低沉哼嗤在钢铁利刃破空震出的嗡鸣中几不可闻,凌厉蓝瞳寒光熠射,尽是凛然杀意。
刀头沉重破骨也不过铿锵一斩,更不肖说腰腹软肉,皮甲更是等同无物,那人不及惨叫便滚落下马砸出闷响。
大刀开合已然斩获猎物,遂一锁臂肘关节提刀而立,任滚烫血液随惯性顺刀锋泼洒一线血浪,兀自回首蹙眉询问身后人

“没事吧?”

评论(2)
热度(7)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