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杂食,真正落笔写的只有戬吒
作为杨戬夫人,我爱二哥一辈子。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文章谢绝站内转载,望谅解

[拂晓/孙白自戏](性转)

自戏人:孙白/吴铭识
梗概:嘲笑公主小姐跳舞结果被勒令换装跳舞(注意这儿是性转设定!!!!)

————————————

在侍女帮助下终于换上一身华丽衣裙,无奈从未着过如此繁冗拖沓的服装,待所有饰品都一一佩戴妥当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了。

真麻烦,像是公主小姐那样笨拙的孩子每天光是更衣就用大半个时辰的话,也变得可以理解了。

原本只是站在一旁看尤娜公主跟着宫中乐师学习舞蹈,不过在公主小姐问自己跳的如何时,一时失礼,没错,一时逾越,口快玩笑一句“恕臣下直言,我风之部族跳大神之舞都比公主小姐的舞姿自然。”

随后当然就被殴打了。这样暴力可是嫁不出去的哦,公主小姐——当然这句没有再讲出声就是了。

现在自己正将要为那句话付出代价。

没错,现在可怜的侍卫白被下令,跳风之部族那其实莫须有的大神舞给主子看。

虽已挑了一套较为朴素的,柔软精致绸缎之上仍有繁复花纹缀于暗紫底色,衣缘金线嵌了流水,肩背及臂肘间各有布料牵扯,无法自由舒展肢体引起分外不适。镜中自己脑后长长高马尾已被檀木簪子松垮盘起,发尾微翘触及脖颈肌肤带来骚痒。两颊与眼畔略施粉脂不显妆容黏腻厚重,反倒恰好掩去多年习武留下的细小伤口划痕和眼角锋锐戾气,平日里映着刀光剑影的湖蓝瞳孔此时在烛光葳蕤下竟也似寻常女子般水波流转,异光灿灿。

虽然不喜欢这样装扮,但也不讨厌就是了。

抬手捞开额垂下的蓝紫花絮,若是唯一有些不满,大概就是这挡眼的头饰罢。

“白!还没好嘛——”

闻人不耐呼唤即刻回神,习惯性抬步大幅度跨出却被层叠裙摆绊了个趔趄,似是要强调它的存在。柳眉蹙蹙不耐地甩手将宽大袖口裹上手臂,再躬身双臂拢住拖地衣袍一把抱起,露出白皙小腿大步迈出了房门,牙根切磨鼻腔嗤气,被迫抿了胭脂的唇启,却吐出与其主人美艳外表全然不符的粗鲁字句

“嘁,华而不实的碍事玩意儿”

评论
热度(8)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