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拂晓/孙白自戏]高崖上的破晓

自戏人:孙白/吴铭识
梗概:漫画第一回.高崖上的破晓(内容为漫画一幕自行延伸,与动画版有出入)

————————————

破晓前总是会有那么一段天色迷蒙,云雾叆叇的时段。

待悠也上了去,这才最后踏上了崖顶。启唇稍作调息,吐出热气在初冬的高华边疆之地抹上转瞬即逝的白,倒与那半黯灰蓝穹顶衬的很——远方的尽头,连绵山峦已悄悄被勾上一轮金红微芒,昭示着将要降临的破晓。掀掀眼皮寻到那被凌晨的高地劲风飒飒展开的披风,遂迈步不急不缓向崖边立着的那众人之首走去。

厚重刀面用粗布裹起以免被水露蚀了刃,宽厚手掌把握于刀盘下,行至人侧后方半个身位站定,正是个能让目光越过风中飒飒飘摇的斗篷、窥见她艳艳灼灼的赤发与愈发坚毅的精致侧颜的位置。

——嘁,你还是好好工作吧,护卫先生。

鼻腔轻哼被搅碎在风里唇角一勾暗讽自己,肩臂一抬将长柄稳稳拄落,尾端便铿锵半嵌于沙尘飞旋的崎岖山石上,震起稀碎沙石被风拍上蓝袍噗噗闷响,狭长眸子微眯,细碎刘海下墨蓝瞳仁闪烁凌厉光芒,军人沉稳之势不动如山,犹如守护神之态。无视身后下垂眼绿龙调笑性的口哨,垂眸敛神,眼观口、口观心,只有拇指指腹暗暗摩挲冰凉表面上由无数次打斗的激烈冲撞留下的细小刮痕。

从那之后多久了?公主小姐从一无所知的娇柔花朵开始成长,然后找到伙伴,过程中明明消瘦憔悴不少,然而是越发耀眼了,这没有什么不好。唯一不安的来源大抵就是神官的预言。

思绪至此又不禁抬首,目光细细再摹人眉眼,胸前布料下微凉触感随呼吸轻磨皮肤,那是块劣质的宝石碎片似乎是有祈愿之用,但是很珍贵。分神半晌,不料是眼前骤白。

蹙眉忍住酸痛激出生理盐水,反复翕动上睑适应突兀强光,重获视野时眼前景致震慑心魂,布帽被摘下露出火色,紫眸炯炯眺视远方,睫羽俶动,燃起赤金光焰灼灼跃跃,仿若盘虬将要腾起铮铮冲出瞳孔,回到属于它的黎明。

那就是所谓绯龙吧

上下天光西泄,四方景明万顷,赤红裹挟着金黄驱散黑暗与阴沉,崖下荒谷隐隐马蹄踢踏之声终是伴着号角遥远地传至耳畔。

自怔愣中回神,抬手指尖拢拢眼前略长黑发,舌尖缓抵齿龈接壤,启唇吐出再熟悉不过的那两个音节唤道。

“尤娜公主”

无意偏转余光扫过身后一行“珍兽”,龙也好,神也罢,若是有保护她的能力,或许是能够托付之的。

哈,那自己就不需要这么惜命了,又回归自由之风的怀抱?单边剑眉挑起,如此自侃

……不,果然还是没法放心的吧。

沉吟倏忽,兵戈交碰、甲胄相切之声近了,胸中斗意被熟悉战场氛围调起,顺势扔掉脑中儿女情长,前踏半步出言声线朗朗。

“差不多该启程了。”




评论
热度(9)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