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杂食,真正落笔写的只有戬吒
作为杨戬夫人,我爱二哥一辈子。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文章谢绝站内转载,望谅解

[斗罗/戴沐白自戏]瞳色梗

自戏人:戴沐白/吴铭识
梗概:暗恋瞳目变色
时间线为唐三一行考入史莱克前

——————

    近来闻索托城中传有奇怪的流言:当一个人暗恋着另一个人,那暗恋者的眼睛便会变为那被暗恋者的颜色,同时眼力开始下降。只有十日之内,二人两情相悦,双眼才会被治愈,而若是没有,那暗恋者便会永远失去视力。

    传言城主那苦恋骑士团长的女儿正是这样彻底盲了,现在整日颓于房中,再不见人。

    对此自己表面上不置可否,斜倚在酒店泛着浓郁香水味的宽大沙发上,嘴角依旧挂着张扬的笑,只以一个鼻音回应了怀中那位媚气十足的红发女郎,引得她一阵娇笑:“真不知戴少那双邪俊的异色虎眸会为哪位红颜变了颜色呢……”

    脑内一瞬似是闪过了那个倔强的纤细身影。……竹清?

    “自然是为了贝丽你呀……”颌首习惯而又自然地吐出轻佻言语,却换来意料外的沉默,疑惑而不满地侧目看去,却见她表情僵硬,眼底尽是震惊之色。

    怎么?我说错什么吗?

    眼前俏丽人儿胸口剧烈起伏,似乎在忍耐什么,许久之后,她缓缓站起,“我、我叫艾丽娅……”语毕放下手中喝了一半的高脚香槟杯,垂头快步离开了,隐隐还能听见啜泣的声音。

    ……好啦,人去怀空。戴沐白,高兴了吧?难得从学院出来玩一把,就这样一个走神给毁了。嗤笑一声仰头一口饮尽杯中琥珀色酒液便随手将这表面还刻着华丽纹路的高脚杯甩进垃圾桶,任其落下乒乓碎裂。这瓶香槟是好,柔柔勾起舌根津甜便如风轻抚而过,顺了喉管淌下却留有灼烧般的痛感粘附其上,只留满口醇香令人欲罢不能。

    ……倒是像她。

    为自己突然的感性怔了怔,侧身躺倒闭眼抬臂,五指插入金黄发间长长呼气。自己发质偏硬,就算留了过肩长发也依旧手感不佳,而她却正好相反,黑发细软长及腰间,还带着淡淡的香味——那是猫薄荷的味道。

    ……又满心是她。

    “呵”勾唇轻笑,随后咧嘴露出两侧尖利虎牙,声音由开始的低沉逐渐因缺氧牵出一段怪异伪音,“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哼哼哼咳咳……”直到笑得腹部酸痛,这才哼哼着侧身微蜷身子喘口气。

    ……可你这样是没法见到她的啊,戴沐白!

    心中苦笑正呵斥自己,不料紧闭的双眸突然传来一阵剧烈刺痛,像是生生将木刺扎入瞳孔,忍痛翻身站起踉跄摸去了房间里的盥洗室。扶上水池边缘一把打开水龙头,急急接一捧清水泼上双眼,揉了半晌大概是洗去了眼中异物,终是止住疼痛。

    抬首任水珠顺鬓发与面颊淌下,无意瞥向挂壁的镜子,却就此愣住。

    镜中那人容貌与自己别无二致,因惊讶而微挑的英气剑眉下却不再是显眼而邪异的红蓝异瞳,取而代之的分明是再平凡不过的浅棕瞳仁,不过这双眼睛泛着自己熟悉的琥珀色的光泽。

    脑海中开闸般涌出的影像,无不有一个美丽少女,而那黑发女孩,正拥有着与此时镜中一模一样的眸子。这是……竹清的眼睛!

    怎么可能!那明明只是那些痴男怨女的美好、虚假的梦!巨大的震惊冲击着理智,待堪堪回神,把在白瓷水池边缘的双手已将其生生掰碎了两角,细小瓷片嵌入掌心,已渗出些许血珠。

    “朱竹清……朱竹清……”垂首任发丝从脸侧滑下挡了视线,重复着喃喃同一个名字。就算逃出了星罗城,逃出了星罗帝国,也依旧没能忍心逃离你呀……

    “竹清……”阖眼摇摇头,抬眸看着镜中自己金发凌乱,眼底竟流露些许狼狈,勉强牵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声线低哑,不知是在说给谁听:

    “从此白虎失邪眸,未见灵猫隐幽冥。”

——————
最后一句自知狗屁不通,求不槽。
先这样,再改。

评论(4)
热度(18)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