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杂食,真正落笔写的只有戬吒
作为杨戬夫人,我爱二哥一辈子。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文章谢绝站内转载,望谅解

[王者荣耀/鲲自戏]吐花(蝶)症

#单恋子休一只鲲#

1.在遇到子休之前自己其实是不会放小蝴蝶的。蝴蝶?太小家子气,不喜欢。记得那时自己隐居山林,倚在一根古老紫竹下对一只好奇的小蛊雕和落在它角上的蝶精摇头浅笑。
2.跟随这个青蓝色的迷糊贤者来到王者峡谷后,却自然而然就会了。他坐在自己宽大的背上半闭起眼,周身绕着几只莹蓝色的蝶,许久前见过的那些得道仙人怕也无这飘然仙气,况且他要好看的多……许久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嘴巴微张,竟是失态至此,正想闭上嘴,突觉喉中轻痒,几道晶蓝便从唇间流出,凝神一看,俨然是几只轻灵的莹蝶飘飞于空
“…鲲?…你也喜欢蝴蝶吗…”
自己从未有过控制不住法力的情况,怔神之时不及应答只得胡乱点点脑袋,不料又一只蝶像是落了队般迟迟飞出,却是不断旋在子休眼前直到消散,蔚蓝的光屑在他身上洒落些许,熠熠生辉。
……虽不知缘由,但这样似乎也不错。
3.这样想着,又因此后许久再未发作,便将吐蝶之事放在一旁,却是每日自行凝出些蝴蝶来时时绕他身旁,时间久了,也研究出些战斗的效用。
4.如此过了一年半载罢,在一次战斗中自己正带着重伤的子休逃离前线,他气息微弱趴在背上,柔顺绿发染上暗红,衣物也被对面那只小密探的飞镖割裂不少,被细密伤口渗出的血洇透。
忍住右鳍被那扶桑剑客斩开伤口的胀痛,正急躁而揪心地前冲,胸闷之感却陡然加剧,心道不妙,莫不是那剑客又追压来了,提起狠命一甩尾冲过被砸得摇摇欲坠的高地塔,眼见差点撞上水晶一个急转,在将子休安稳放入泉水治疗后终是喉头腥甜涌起,张口本以为会喷出一口血雾,不料却是几只翼上带血的蓝蝶。
5.它们一如往常绕着眼前这位梦蝶的贤者翩然起舞,自己却知道有什么变了。缓缓游入泉水守在他身旁安静地等待他醒来,视线无意识地勾过人柔和轮廓细细描摹。待回神,却是什么都明白了,本体若是能做出人一般的表情,那想必一定是苦笑吧。
6.大半辈子住在山里不代表信息闭塞,有段时间传闻人间有种怪病名为吐花,说是欢喜成疾,吐出花朵来,只有与心悦的那人两情相悦,并亲吻,才能治愈,否则衰竭而亡。
吐花症?与自己吐出的这带着血之蝶何其相似。
7.此后这蝴蝶是吐的越发频繁,表面上只得装作练习招式是模样才能稍稍减去子休眼中担忧之色。也曾化作人形尝试向他提起情感之事,得到的回答莫不是模棱两可,模糊得让人无奈。
自己怎么会去逼迫他呢?怎么忍心?
8.终是在中元一夜,同子休一道去河边看花灯。微弱的烛光像是被掼在河面上碎开来的月亮,映着河面缓缓飘动,稍一分神子休便走远了些。停了步子在粼光点点下望他背影,不自觉便柔和了眉眼。
…子休真的是世界送到自己面前的礼物呀……
9.腰后菱晶处突地传来钝痛,咽喉与舌根痒得发麻,想要发出声音却换来灼烧似的疼痛。
又来了。一会儿再出来好吗…拜托,子休还在啊!
躬身抬手自行扼住脖颈,咬紧牙根但依旧有血沫从嘴角淌下,努力想把它咽下带来的窒息感令大脑开始混乱,意识开始模糊。最后只感觉自己狠狠跪倒,支撑的手臂颤抖着终于软倒,还是呛出了一蓬血红的蝴蝶…
10.子休我没事,真的……
面色苍白坐在床榻上,笑着安慰眼前皱紧眉的人,他还是和原来一样啊……抬手揉乱人一头青绿色的头发。……既然单恋,那就单恋了罢。
我可是你的坐骑,还要帮你放小蝴蝶呢。

#文笔小学生,先这样以后改#
#大概会有后续#

评论(3)
热度(18)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