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杂食,真正落笔写的只有戬吒
作为杨戬夫人,我爱二哥一辈子。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文章谢绝站内转载,望谅解

[非人哉/敖烈自戏]宿醉吐出一只鲲

自戏人:敖烈/吴铭识
梗概:宿醉吐出一只鲲

————————

    头痛欲裂地在沙发旁的地板上醒来,晃晃脑袋把糊在脸上带着酒气的胡子甩下,眨眨干涩的眼瞥见茶几上电子钟上的10:37,不禁庆幸自己今天调休。
    脑袋又在在沙发垫上搁了半晌,才终于打算爬起来。右手抓住沙发垫先半跪着,再腿部发力猛的站起。
    随后而来腰部的咔哒一声,让整只龙僵硬地立着,头昏脑涨一阵惶恐。
    woc……我我我,我不会提前衰老了吧!
    心里咒了无良老板无数遍吃海鲜都变质,顺便缓解一下牵滞之感,这才迈步慢吞吞地向卫生间去了。
    挪到一半喉咙口突地有了翻腾之感,心想不妙,大概昨晚喝多,又连上了东海哪块海域,于是直奔厨房水池。
    双手撑在水池边缘,躬身探头,一张嘴便是海水夹带着龙虾海带灌了半个水池,等吐出一条三文鱼时水势却减小了,而喉间的压迫感却明确告诉自己还没完。
    而且还是个大家伙。
    无奈只好继续张着嘴,感受到有圆润的鳍顶着喉管连口水也不敢咽,这样僵持了一刻钟有余,这个家伙只露出个蓝色的尾巴就正好压住气管动也不动了。
    闭气闭得心跳加速,就快要背过气去时,嘴里那家伙突然一挣似是要往回游,赶忙尾巴抓住它露出的尾巴死命往外拽。
    开玩笑!憋了我那么久你想跑就跑?
腹部用力一股海水上推一下将其顶出,那大小却差点把自己的下巴撑脱臼。
    妈的!吐海胆都没这么费劲儿!
    回身咳了半天,这才抬眼想瞅瞅这鱼,不料这同体蓝色的鱼竟漂浮半空,周身还飘飞着几只莹蓝的蝶,俨然也是只精怪!
    这年头能成修得灵识的妖已颇为难得,更不要说能操控灵力的,这家伙虽是我吐出来的,但却又不似寻常生灵。
    后撤半步不顾顺着胡子淌下的海水染湿衬衣带来的冰凉不适,蹙眉望着它
    “我是敖烈,你…是啥鬼?”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