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杂食,真正落笔写的只有戬吒
作为杨戬夫人,我爱二哥一辈子。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文章谢绝站内转载,望谅解

[原创/童话]记旧·星结

(1)

少女坐在家门前的红色阶梯上,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日记本,翻开日记,入目便是歪歪扭扭的字——不,其实那一笔笔黏连着,更像是一个个小小的绳结:

今天我去隔壁小妹妹家玩,吃了绿豆味的棒冰,好吃。

今天外婆因为我偷吃馒头打了我的手但是不疼哈哈。

今天我偷偷穿了妈妈的高跟鞋,走路好难,不知道为什么她喜欢穿。

从前的自己将琐碎的事洋洋洒洒写了半页,看着看着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合上日记,一手撑着台阶站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在已经有了几块黑印的白裙上拍掉手上的灰,就被屋里传出的雷鸣般低沉的声音吓得手一松将日记本摔在了地上。

“还敢擦衣服上!”

少女立马把双手背到身后,也不管地上的日记,双腿并拢站的笔直依旧笑的灿烂,眼神却到处乱飘。

走出来的是一身笔挺的军装的高大男人,面容刚毅,剑眉皱起,眼睛紧盯着少女,“我们都快走了,你也这么大了,还不懂事吗!”

听到这句话,少女的表情僵住了。这些天她刻意忘掉了一件最重要但自己却怎么都不愿相信的事实——前些日子父母回来,宣告的这一残酷事实:

这栋古老的祖宅要被拆掉了,少女和外婆都将被接到城里去生活再也不回来。而陪伴自己多年的这间屋子的原住民们也将随之消失。

(2)

女孩幼儿园时代的年龄是在家里度过的,外婆照顾着年幼的她而父母都在城里医院工作,很少回家。

女孩不知道第一次见到这些原住民是什么时候,因为从记事起他们就已经在自己身边了,但是大人们似乎看不见他们。

“汪汪汪!汪汪!”女孩拉起被子蒙住头试图隔绝打扰她美梦的狗吠。但随着“啪”一声闷响,中气十足的狗吠顿时变成了可怜的呜呜声。

“谁让你乱叫的!干嘛吵我家阿囡睡觉!她还小!”随之而来的训斥声却比狗吠声更加洪亮有力,女孩瞬间觉得自己不需要再睡了,干脆从自己的小床上坐起,额前的刘海因为一晚上的折腾翘了起来,鬓边的一缕头发也粘在嘴角。她揉着还惺忪的睡眼,扁着嘴呜咽道:“祖宗爷爷!你也很吵啊!”站在床边的是一个一身挺拔军装的高大男人,一双军靴擦得锃亮。他原本瞪着眼,训得他腿边一只立起足有一人高的凶睛狼狗都乖乖低头呜呜叫的威武气势,此时却因为女孩的一句话完全破碎,于是只好黑着脸,一声不发的带着大狼狗往屋外走去。

屋外的外婆听到动静进屋来看,与走出的威武男人直接错身而过——男人的身体从外婆身体中透过,但外婆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依旧来到床边柔声安抚早上打太极是不是吵到女孩。

女孩只是咧开嘴笑笑摇了摇头,这种事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每天早上醒来祖宗爷爷的侄女帮她挑选今天穿的衣服,并让她在洗漱完毕后喝一杯温水;早饭时外公的妈妈让她吃掉她不爱吃的蛋黄,告诉她不许挑食;外婆出门买菜的时候,她就听外婆的爷爷给她讲外婆小时候的故事,然后偷偷捂着嘴笑……而今天她要跟隔壁的小姐姐玩,听说她家买了电视机!

“阿囡!早点回来!”

外婆站在门前,对已经跑远的小女孩唤道。女孩回过头,门口站着许多人,有祖宗爷爷——哦他是外公的外公的外公,外公的外公的爸爸、外公的外公的妈妈、外公的外公的姐姐、祖宗爷爷养的大狼狗……嗯,还有的她也记不住了,因为太多太多了,但他们的身影都没有外婆清晰。她翘起嘴角挥挥手,大喊:“别送了!你们回去吧!”转身跳进田野里踩着刚种下的稻苗就奔向邻居家,只留下身后外婆皱起眉头眯着眼,抓抓花白的头发左右环顾却看不到任何人。

(3)

这样的生活每天每天的发生,小女孩记不清每一天但却非常满意幸福。但唯一她仍然记得的——如在骨头中铭刻的——是那个大姐姐消失的晚上

夏天的夜晚,乡下的天空格外干净明朗,女孩喜欢和一个大姐姐一起爬上旧屋子的屋顶看星星。这个大姐姐懂得很多,女孩问过祖宗爷爷,但他也不知道这个大姐姐是谁,只知道她比祖宗爷爷更早出现在这里

“阿囡,姐姐就要走了,不要忘了姐姐啊……”大姐姐有一次这样说道。

女孩感到奇怪,转头看,大姐姐微笑着凝望着夜空,但眼里隐约闪着水光。女孩那时觉得大姐姐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漂亮,不,像是整片星空一般深邃。

“姐姐要去哪儿呀?”

“……阿囡啊,姐姐要去天上做仙女啦,你看那些星星就是一个个漂亮的仙女哦……”

“真的吗!姐姐会是很漂亮的那个星星吗?”

“是啊!而且你一定能找到姐姐,姐姐是最漂亮的那一颗星星哦!”

“我也想做星星!”

“不行哦,阿囡你不能去,你…你还不够聪明,见识不够多!等你长大了,走遍了全世界,就足够来我这儿啦!”

“好!我一定会赶快变成星星然后来……”女孩兴奋地涨红了脸,但眼前的景象使她停下了未说完的话。

大姐姐的修长的腿晕起了微光,那些光点逐渐飘起,像是一颗颗小小的星星,向夜空升去,她转过头看着女孩笑了,弯起的眉眼胜似皎月。所化的光点环绕着她飘起模糊了身影,她的腿逐渐消失。但在女孩眼中,这从前温顺无比的黑夜却在此时化为巨兽,一点点吞噬着姐姐的身体。

“姐,姐姐?”小女孩下意识的伸手试图拉大姐姐的手,但却抓了个空。这时她猛地想起,这些平日伴自己左右的人,都只是一个个灵魂罢了,并没有实体,深邃的美丽星空此时成了她无限恐怖的来源,它们漫上了她的身体。

“姐姐……姐姐!”她在屋顶上站起来,追着飘起来的大姐姐,一次次伸手,却又一次次直直穿过了她的手,她颤声叫着,软糯的童声像是小兽的呜咽。

“姐姐要走了……不用追……”此时大姐姐的上半身已经开始虚化,似乎也要变成光点消散在空中,但她依旧用女孩最熟悉的、平时用来讲述星空故事的柔和声音这么说着。

“别,姐姐…你别走,我不要你变成星星…”女孩一下子哭了出来,她还以为变成星星会很漂亮呢…她不要漂亮了!只要姐姐啊!

“阿囡,…乖乖…外婆的话…不然…姐…生气的…”夜晚的风猛地刮起,将大姐姐的身体和声音都吹的飘忽不定,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但女孩根本没有心思听,用从小就最管用的方法试图让姐姐依了自己的愿望留下来——哭泣。

似乎起到了效果,大姐姐用仅剩的双臂虚抱住女孩,一手遮住了女孩的眼睛——就像从前每次女孩哭闹时她做的那样。

“闭上眼睛不要看,不要哭…”

大姐姐之后的话却被又一次卷起的风淹没,女孩闭起眼睛扁着嘴强忍住哭泣抽噎,小手胡乱抹着脸上的泪水,不停点着头断断续续的说着:“…唔…好,我…我不哭,姐…姐就不,不要…走…我…我不哭…嗯…不哭…”

“…别看……”

女孩隐约听到了大姐姐这样回答,终是渐渐止住流泪,闭着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道:“姐姐我可以睁眼了吗……我,我不哭了哦……”姐姐没有回答她。

“姐姐?你,你生气了吗……”四周安静的可怕,刚刚肆虐的风也消失无踪,耳边只有田里蟋蟀日夜不停的叫声。

女孩偷偷睁开了一只眼睛,刚刚哭过此时视线有些模糊,于是她干脆睁开双眼,环顾四周。入目的只有无数的光点环绕着她旋转、飞舞,最后盘旋着向天空中升去。

她愣住了,仰望着那些光点逐渐消失在星空中,却不知该作何反应。脸上的眼泪被空气带走水分,只留下一道道干涩的泪痕。女孩内心空空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那光点一同消失了。

“臭美的大姐姐,大骗子…呜……”

(4)

此后她曾回想与大姐姐一起的时光,却发现在自己记忆中,大姐姐的脸已经模糊不清了。这让她陷入了不安,于是决定从此将每天的事情记下来。

(5)

祖宗爷爷曾经告诉女孩,他们已经死了,都是灵魂,但不能离开这座老房子,因为他们都是地缚灵。女孩曾经哈哈笑着说道:“我以后把房子拆了,你们就能和我一样出去玩啦!”但令女孩奇怪的是,祖宗爷爷笑着摇摇头,说没用的。

少女回想起这段记忆,低着头一言不发,她早已经长大了,完全明白祖宗爷爷这话的意思了。地缚灵所附着的地方一旦消失,灵体自然也会跟着消失。

而此时,当时的玩笑话要成真了,自己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她讨厌这种无力感。她烦躁的捡起掉落的日记本,直接透过祖宗爷爷的身体进了门,什么也没有说。

(6)

少女坐在书桌前安慰自己:别怕,就算他们消失了,自己也不会再忘记他们,因为自己将这些年的事情全部下来了,别怕,不会忘记的,这些美好的过往。自己会永远记住,别怕,他们不过是像大姐姐一样变成了星星……

但当少女看到书桌上出现的圆形水渍时,她知道自己失败了,她害怕自己在哪一天突然忘记了他们,那样她会恨死自己的,她会永远在自责的海水中下沉、下沉……她拼命的回想这些年的记忆,一遍又一遍,不敢停下。这时她从来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觉得过去的美好是那样沉重,而自己的神经竟然快要被它拖垮。

(7)

当少女拖着整理好的行李,走出家门时,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这几天脑海中重复播放的记忆让她无空再想其他。

她转身伫立在门前,心想着这是最后一眼了,麻木的望着旧屋子,还有旧屋里的人将本就不宽的大门挤满。

“我,我不会忘记你们的……”少女颤抖着嘴唇喃喃道,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无神的眼睛使她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一声怒雷凭空劈下,惊的少女瞳孔一缩,回过神来。

她的祖宗爷爷站在一群人的最前面,墨绿军装正好被绚烂的霞光镀上一层金色,更添一分威严。此时他瞪着少女——用一种她非常熟悉的,用来训斥小时候犯错的她的眼神——顿时她的哭声便停顿了。

“哭什么!”又一声呵斥,少女吓得打起嗝来,赶忙低头胡乱抹着眼泪,狼狈的样子和小时候别无二致。

“……别哭。”祖宗爷爷的声音柔和下了来,少女抬起头看去,此时泪水模糊了视线,眼前只有一片金光,她咬着下唇狠狠抹掉眼泪看去,旧屋门前的一群人开始化为金色光点,就如当时大姐姐那样。

意料之中的离别终于开始了。

“我们也要走了……”祖宗爷爷话音刚落,她狠命睁大眼睛,泪水却再次模糊了视线她又看不清了,此时她恨极了眼泪,为什么不停地流呢,这最后一眼为什么看不清楚……

“既然看不清,就别看了!这么狼狈像什么样子!”祖宗爷爷皱眉大喝一声,又似乎不忍心再呵斥自己宠着的阿囡,于是用少女听过的最柔和的语调说道,“……别看。”

这样的话语少女已经听过很多遍——每一次有人消失时,便会听到一遍——熟悉的话语像是催泪弹,她的泪流的更凶,再也无法止住。

“……别哭……”这时祖宗爷爷的声音变得有些飘忽,少女知道他也要消失了,就像其他人一样,她突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瘫坐在地上。

“阿囡,别哭,记着,我们都在天上做星星呢……”

少女呆呆望着祖宗爷爷也最终化作光点,大片的光点飘来盘旋在她身周,她感受到了一种奇特的浮力,托着她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过去的一幕幕在眼前飞速重放。

快乐的,悲伤的,愤怒的……

少女呆愣地站着,望着光带飞向天边,消失在炫目的晚霞中,泪止不住地淌下,她没有抬手擦只是望着,望着……

……再见

(8)

坐在开往城市的大巴上往窗外看,晴朗夜空中那条璀璨的星河却似乎比往日更加璀璨。

(9)

当晚到达城市的家时,少女急切地翻开那本厚厚的日记,绳结般歪歪扭扭的字记下了孩童时期最美好的事。她忽然想起书里看到的一段话:

最早的时候,人们结绳记事,“结”是最初的文字,是最初的历史,也是最初的记忆。而精神医疗学上又用“情结”来形容看似遗忘却未曾消失的记忆。事物与记忆最终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一个读不懂的“结”,一个一个留存在潜意识里,永远打不开的“结”。

她取出那支夹在日记本里、只剩半截的绿皮铅笔握在手里,在那纸角翻卷的最后一页开头,写下娟秀的字迹:

既然我曾用稚嫩的笔迹在人生的枝桠上系上这一结,而那一群记忆中的人们正在漫漫星河中守望着我。

那我在此给那一段美好的过往命名:星结。

(10)

记事的绳结不会散落,在心中洒下漫天星辉。

————————end

一篇童话,更像是短篇小说。我不怎么会讲故事啦,梗是老房子里的地缚灵。

评论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