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点推荐都做好掉粉准备.jpg

关注请一定先看简介与置顶
金光深坑中
头像是我找太太约的稿,不准抱,否则打爆你的狗头💥💥💥

[阴阳师/椒图自戏]雨花石

*bgm雨花石
*好了不用说了我没有复健只是搬运旧戏
*哎呦那时候真的是写得狗屁不通..哪天得改一下这篇

-----------------
雨落黛瓦溅于木廊边缘,深染一片。
巨蚌半阖遮去些许风涟,青枝垂曳。

“…雨儿轻轻飘♪”

双手支住圆润蚌沿坐廊边,蔚蓝眸中映着雨中庭院,喉间浅吟低唱人间那首不知名的谣,朱唇吐氤氲白雾须臾便消散在冰凉空气里。

青蓝鱼尾徐徐晃荡廊外,沐浴久违的大甘之霖,细腻丝凉渗入鳞下激起血液中好水的喜悦,引得蝉翼般绛紫尾尖颤颤一个激灵,于半空勾出个好看的水弧来。

嘴角不住地上扬露出颗尖尖虎牙,颊上酒窝浅浅,眉宇间一派娇俏神色,一时就连那曲词竟也是高兴得忘记,倒也不怯即抿唇吟出音符。

“…哼哼哼哼哼♪”

细细鳞儿挂上水珠于这雨夜熠熠又莹莹,灰蓝天幕下溢彩流光宛若碎碎星屑洒落池间倒也分外惹眼。

-
突地一道白电晃了眼,单薄肩背陡然一颤,嘤咛旋律也为之停滞,尚未来得及喘息,雷霆便裹挟一瞬失明咆哮着径直轰到面前,心魂惴惴卷入名为过往的漩流

一二纹波
黄昏巷口坐伶俜,人潮永不绝、望穿秋水。
“黄昏再美也终要黑夜,主呀,主呀,莫恋赤霞天边艳,快些回来吧?”
昏暗中烈日灼身,便是如此呀。

三四朵浪
雨夜残檐沐水凉,妖语私窃窃、聆尽窸窣。
“人间雨水竟凉于深海,主呀,主呀,莫念小女染风寒,您归来便是最好的汤药啦……”
冰雨里热泪烧伤,不过尔尔罢。

五六只涡
黎明地线割昏晓,断续曲未完、倦眸染墨。
“第六日瞧见那朝云缱绻,主呀,主呀,小女几乎已能闭着眼摹出您离开方向的每一缕云舒云卷。”
破晓时永夜隐现,希冀渐葳蕤。

第七日霜十二
春和景明风携暖,四面天光灿、不见归人。
“不休不眠七日待,为何却似看尽千年繁华转瞬落……真的非常抱歉,现在小女眼睛有些疼,怕是看不见您了,但若是您的影子,依旧可以认出来哟……”

双眸久未阖早已充血睁不开,然眼球上灼烧般酸涩痛感仿若不存在一般,只紧闭着鸦睫翕翕颤抖,原本漂亮睫羽黏上血水之痂,痴痴向着那个方向。

那日兴许天空垂怜,便赐我一场雷雨。
浊浪排空,吞天沃日
——幻灭、幻灭。

接下来便是空白,如何离开,谁人来访,又怎么于惊浪拍岸间沉入那片湖底……通通不知的,后只听闻那日海边似乎闹了水。

-
许久,双目自滞视中回神,思绪万千顿涌,只垂眸不语稍舒僵硬臂肘。正巧那歌谣之词自心头袅袅浮出,唇瓣微张遂吐出颤巍音节

“……你的影子,已看不清……”
主呀,您教的曲,自然念着您的影。

抬臂敛袖拭拭眼尾湿润,余光无意掠向中庭,旋即为眼前景怔愣——庭中赫然是雨停,竟是有赤金光芒漫过屋脊,斜斜洒了进来,自是浅洼满庭,浮光跃金。

这倒与那日不同。

“…我还在寻觅当初你的笑容…”

人间有言美景慰人心,固然不假。
只是究竟抚慰了多少影疮暗疤,仍是全凭自己的。

“…千年以后,繁华落幕…”

口中兀自念念吟吟,掀睑抬腕前探,视线凝于棕红木椽之上,晶莹点滴落下,吧嗒吧嗒不肖一会便湿了手掌,任细流顺皓腕沿臂肘湿了衫袖。

我吗?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吗?这曲下句为何呢?
日光自液滴间折射入眼,耀目璀璨,喉间清唱又一缓,眯缝眸子自斟酌。

待风过长廊,竹柏簌影,携来霜序最后暖意
良久以后,启唇。

“…我曾在风雨中为你守候…”

其后笃一声脆响,不知是这廊前蚌壳阖扣、还是那庭角逐鹿敲石。

评论(1)
热度(2)

© 每次点推荐都做好掉粉准备.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