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醒了,掉粉时刻

关注请一定先看简介与置顶
金光深坑中
头像是我找太太约的稿,不准抱,否则打爆你的狗头💥💥💥

[阴阳师/椒图自戏]不过承君一诺

*不过承君一诺,情却无人说,奈若何
*椒图自传联想发展
----------

又是一年夏初来。

漆黑穹顶月朗星稀,琼辉明亮也能如白日般透过枝丫叶片在地上洒下银白光斑,高崖之上巨石茕茕,分明是温暖夏夜却也似披上了霜的颜色。

满地冰白,
映在眼里无端冷得很。

倚靠蚌壳内棉柔软肉,柔荑虚拢紫檀扇骨,踏着久远以前记下的戏曲板眼,一下一下扣点膝头。另手指尖难得捻着只白玉小盏,浅浅碟中晃晃漾漾的,是盛着一小轮玉盘的剔透酒液。

道是万丈穹庐人醉。

颔首抿朱唇,小巧鼻尖萦绕馥郁酒香,蔚蓝瞳眸半阖,眼前景便蒙进一片云雾里。
是一息醉了人,醉了月,还复醉众生。

昂首抬颌露出精致锁骨,侧腕倾下一口便将酒盏搁置。任琼汁自喉间漫过唇齿,酥麻裹挟入口酸涩于敏感舌根首先炸开,须臾浓郁厚重气息压上胸口,气息微滞,潮红攀上两颊,颤颤启唇又泄出缕醺气来。

“呼……”

眸含氤氲,眼波流转间眼尾靛蓝斜飞也似水漾了开去,只觉周身景物飞转,隐隐有个人影嘴角嵌熟悉的笑,闻他唤

“椒图姑娘。”

犹记当年初离了深海家乡,对那弱冠布衣俊朗眉目,便是一眼万年
“吾族有三训,小女愿为郎君弃其二——”

那时得他微笑一颔首,便像得了世间至宝
“小女愿为相夫教子,永庇此家”

思及此处,嘴角弧度依旧,却端的是一副飞扬之色,目若璨星,皓齿朱唇,明媚得如同夏日骄阳。

愁?小女能有甚么愁?

情字而已,小女不过已为之背井离乡、为之寄人篱下、为之顺目低眉……

只不过未得偿所愿罢了。

星影摇摇欲坠

“护生,庇家,守望人间...”
就着醉意抬目恍惚间是那星罗之辉熠熠摇曳,口中嗫嚅着曾被自己不顾一切抛却的族训。

何如,何如?
浅尝,不过如此。

评论(1)
热度(3)

© 苏醒了,掉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