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点推荐都做好掉粉准备.jpg

关注请一定先看简介与置顶
金光深坑中
头像是我找太太约的稿,不准抱,否则打爆你的狗头💥💥💥

[戬吒]谁是小红帽

刚上lof看了看发现定时没出去qwqqq!!要命了赶紧重新来一遍

我是第十三棒!

----------------------

年龄差有,幼(少)化操作有

现代pa,巨量杨戬视角第三人称,少量哪吒视角

戬母只用瑶姬的名字,其余都是私设

我的文风已经往kuso欢脱的方向上一去不复返了,什么修辞什么引用没有的……

----------------------

1.

擦亮了的小皮鞋鞋跟随着往受力方向相反的一侧倾斜的重心,与地面产生了不可遏制的滑动摩擦。

一身挺拔小西装,领口还带着蓝色的领结,被母亲拉着手半强迫地向自己的母校起源幼儿园大门走的时候,杨戬只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感情。

“……妈,你不是说,带我去,公司年会么……”

“……为什么是回幼儿园看一群小屁孩联欢晚会啊!!”

遗憾的是,带着优雅花纹的滑面大理石地砖与小皮鞋鞋底的摩擦系数并不是很高。

真是可惜啊,杨戬小朋友。

2.

杨戬幼儿园在起源读的,班主任是女娲。而他不是很想回这里的原因,除去“我已经初一了是个成熟的大人了才不和小学生玩”如此这般的心理,就要归功于这位让起源幼儿园横扫荣耀市其他幼儿园的金牌幼师,女娲。

“你这孩子,毕业这么多年了也不愿意回来看看你的启蒙老师。”

“她可跟我念叨你好久了,你就一点也不想她?”

“你妈妈和女娲可是好姐妹!你知不知道上次超市遇见她,你自己一个人绕了好几排货架就为了躲她,你妈妈有多尴尬!”

“这次说什么也要把你这个小白眼儿狼带到她面前!”

杨戬知道这次瑶姬死活就是铁了心要把自己带过去,没有他反动反抗甚至反驳的资格,但被捉在瑶姬手心的腕子还是左扭右转,两只脚就是不肯好好迈步,也不顾会磨坏皮鞋。

瑶姬哪里看不出这点小孩心思,一路半哄半拉着也终于眼看着走到了小礼堂暗红的木门外。

“好,知道我们的小男子汉自尊心可强了。”她停步俯身刮刮他鼻梁,又搂住少年,“但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我相信你懂事的”

“这次是女娲在这里带的最后一届了,去见见吧,嗯?”

“……好。”

3.

杨戬很快后悔了。

也不能算很快,毕竟刚才他跟着母亲坐在观众席看了一个小时的幼儿园文艺汇演,这过程度日如年。因为起源是个老派的幼儿园。老派到什么程度呢?每年的文艺汇演节目顺序结构数量都类似,但介于每年的主持开幕辞与结束辞都几乎一样,说类似都不准确。多年如此,学校官方似乎乐此不疲。

但杨戬的心情就有些复杂了。特别是听报幕的小姑娘奶声奶气却用小孩特有的字正腔圆、拖拖拉拉的声音,念出压轴的舞蹈表演的名字时,已经在座椅上坐得浑身僵硬的杨戬只觉得眼前一黑。

“下——面——请——欣——赏——舞——蹈——表——演——”

“《儿——歌——串——烧——》!”

这是无数次在他睡着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他脸上还要扭一扭的噩梦。

4.

“老,ǎo,师——,他不肯,ěng,脱——还,ái推——我,ǒ——”

杨戬不记得自己怎么跟着就走到了后台,但远远地就听到一个孩子抽抽噎噎字都咬不清楚,好像在告状,随后响起的声音让他浑身汗毛都竖了,可他没有反悔的机会。他已经走进小小的化妆室,并且对方也看到了他。

“好啦,不哭不哭~ 你看,再哭就要大花脸啦,一会儿拍照就不威风啦!”

白发的老师半跪着,怀里揽着个套着公仔绒衣的小男孩,手捋后背轻轻拍着,她看见杨戬愣了一下,眨眨眼抿唇笑笑,转而继续哄着。

杨戬在与女娲对视的一刹那突然紧张,在她转开视线的时候却又突然涌上些酸苦的情绪来。她松开那个男孩,两手屈指虚抓,一晃脑袋长长的柔白马尾也随之晃动。

“嗷呜~你看!刚刚你在台上,把大灰狼先生演得多好呀!”

杨戬心虚地转开视线,或许自己的确是个小白眼狼,明明之前她也这样哄过自己……暖黄的顶灯被两壁的一面面镜子晕染开来,涌到化妆间的每一个角落,余光里女娲和那个小孩的轮廓渐渐模糊……

“我没有!”

原来这里还有第四个人?!??杨戬抬着下巴正憋着眼泪,听这因为声音太细的原因显得不够十足中气、但绝对十足生气的一声吼,转身蹭掉眼眶里那一点点,完全只是因为环境气氛太煽情而有的泪水。

一个粉嫩嫩水灵灵的孩子躲着脚上的小红鞋,穿着小小的红披风,噔噔噔就站到女娲老师旁边,杨戬就看着那个原本快要被哄好的被后来的这么气势汹汹地一站吓的又哇一声哭了。

“哦哦哦好好好不哭了不哭了哦……”有这么一下捣乱,就是女娲也有些手忙脚乱,抱着男孩哄,看着那个“小红帽”忍不住嗔,“你也是,毕业最后一天也要给老师添乱!”

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小红帽小姑娘”一扁嘴一眨眼,眼看也是要哭出来的样子。

“……”冷漠旁观的杨戬翻了个白眼,小孩真麻烦,他以后一定不要哄小孩。

然后杨戬小朋友就被曾经的班主任托付了哄哄“小红帽姑娘”的重任。

抱着“大灰狼小朋友”出去的女娲老师带上门前回头冲他眨眨眼:“拜托咯,“成熟的大人”小朋友~”

杨戬:“……”

5.

女娲把小红帽留在这而去哄大灰狼,这小姑娘肯定气坏了,要不怎么半天都不说句话,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杨戬看小红帽没有搭话的意思,自己也没有先说话,可没想到就僵持了好一会儿。

杨戬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家里虽然有个妹妹,但只小一岁,很小的时候一直都是他闹得比妹妹厉害,而大了懂点事了,他妹妹也差不多跟着懂事了,也就没有哄小的经验。

这几分钟里话没搭上,可两人倒是互相打量了个仔细。

刚才小红帽拉着女娲的时候是背对自己,没看清晰,这回面对面杨戬着着实实惊艳了一把。

还带婴儿肥的小脸本就肌肤柔嫩细腻,只在腮旁拍了些许红粉,小嘴也抿了水红的唇彩。红色披风的兜帽已经拿下来了,绒布搂在颈间,更衬得雪白,用红绳系了两只小辫翘在耳后。怀里抱着个演戏用的小篮子,篮子里还插满了谢幕时热情家长和孩子送的花花。

这么小就生得这样好看,这小姑娘是美人胚子啊。

见他也一直瞪着自己,杨戬有些不自在,终于开口

“你……就是这届的小红帽?”

杨戬小心翼翼问完,看那“小红帽姑娘”眉头一皱,嘴撅得老高,脸越涨越红,就在他以为这第一次尝试交流要以沉默失败告终的时候,小红帽揪着裙边狠狠抬高了脚,然后重重跺在地上,力气大得不可思议,杨戬感受到颇有年岁的后台木头地板在脚下一震,心里一咯噔:

要命!说错话了!

随后是震耳欲聋的叫喊

“……谁是小红帽!!!!!”

6.

“……你还要不要吃咖喱了?”

他感觉温暖的被窝在召唤。但他身后是一村乡亲们给他准备的咖喱牛肉,他是全村的希望!

哦不!魔王使用了圣光!啊好耀眼!!

哪吒砸吧砸吧嘴,皱皱鼻子睁开眼,被冷白的光晃了眼腿下一软,下意识伸手就拽紧了最近的东西,贴了脸靠上去。

……哦还好,村里也给他带了条长被单

“嗷!……杨戬你干什么!?”哀嚎顿起,引电梯内众人侧目。

杨戬出手快速而熟练,屈指在哪吒额头上狠敲一下立刻将手插回兜里轻咳一声,挑眉从恋人的魔爪与口水下救出自己的围巾:“我怎么?”

“你!”少年瞪圆了眼睛龇牙咧嘴,颧骨上的红纹火焰般扭动,就要与男人动手动脚,却被一手一个捉住了腕子。

“是谁一早天不亮就口水流了一枕头,然后把我拖起来说要吃肉?又是谁一上车就睡得像只小猪,地下室停了车还要我抱着进来?”

垫脚凑上去,二人气息相融,鼻尖差点就要碰在一起,少年自认为气势汹汹地瞪着杨戬的眼睛,一秒、两秒……

电梯停靠楼层叮一声响,少年突然丧气一般放弃了对峙,转身率先跨出电梯:“……我!我行了吧!” 他把赤红的宽大卫衣兜帽往脑袋上一罩,踩着一黑一白两只错色的高帮往前跑了几步又在前方转身,咧嘴笑得张狂,“谁让你摊上我喽?”

杨戬看得清晰,刚才对视的时候明明就红了耳尖,偏偏让他逮到电梯门开,得以落跑,现在倒得了便宜还卖乖。即使一身红的恋人从视线里消失也无甚慌乱,从一旁手推车的队列里拉了一辆推着在货架间慢慢踱步。

商城的中央空调自从入冬就鲜少休息,相比之下门外就显得格外寒冷无情,室内温暖而叫人安逸,这何尝不是个叫人无法拒绝的消费理由呢?此时脖间的围巾就显得多余,颊上薄红也不知究竟是寒风吻的还是热意熏然。他摘了围巾挂在手边,步过膨化食品的柜架余光扫见熟悉的红悄悄停了。

哪吒怀里已经抱了几袋同一品牌各种口味的膨化食品,杨戬眯眼粗略数过那些颜色,红的黄的绿的蓝的,差不多齐了,再看他使劲垫脚抻臂,要去够货架最上层的那一包。大概已经够了很久了,小脸不知气的还是急的彤红,龇牙咧嘴露出了小虎牙——杨戬一挑眉,似是想起恋人这牙口咬起人来有多疼。卫衣宽大但并不长,这般伸胳膊伸腿,早就在红的亮眼的衣服下露了一块更亮的白肉,少年腰腹看着精瘦其实有力得很——杨戬又不可遏地扬扬唇角,只觉得今早是否忘记喝水又或是暖气太过给力,嘴唇有些干了。

不管多少次,杨戬都要感叹并为之惊艳。

他的恋人真的非常适合红色。

从小就是。

7.

杨戬被吼得脑袋都疼了,他也不管什么别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这怕是校史上最漂亮、也是嗓门最大的小红帽哄好了。他走近些学着女娲的样子半跪下来,少年身形本就不很高挑,如此一来视线就比小红帽再矮上一些,又努力调整着面上的表情,试图像老师一样笑得慈祥和蔼……等他终于酝酿好了,一手搂过裹在红袍里的柔软身躯,抬眼对上那双圆溜水灵的橙红杏眼——

“小姑娘你……”

“老子不是小红帽!也不是女孩!”

8.

将手推车暂停在一旁,脚步不急不缓向哪吒走去,没了轮子轧地金属撞响,杨戬的声音很轻。

他一步,一步,有意绕着哪吒视线所及的死角——这其实很容易,特别是在他在专注于某个东西的时候,这点其实依旧像是个小孩。杨戬余光瞥眼自己深灰的大衣,哼一个无声的鼻音轻轻笑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不择手段想要偷偷接近小红帽的大灰狼。

大灰狼不一定要将小红帽的外婆吃掉,也不一定想要咬死小红帽。

但大灰狼一定是想要吃掉小红帽。

杨戬从仍旧不知不觉的少年腋下伸手,而后一下收紧了臂弯将红色的少年搂进怀里。

“啊!” 少年惊呼一声臂弯里揽的零食掉了一地,慌忙扯下挡视线的帽子转头,瞧见是杨戬没好气地扒拉开他手臂,弯腰去捡自己的宝贝,捡完还状似心疼地拍拍包装袋,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哼,你吓死我了!”

“哦,我竟然不知道你居然也会害怕?”被推了开男人也不恼,将哪吒手里的都接过来,再抬手将货架上最后一个没拿的口味抓在手里。

“你你你管我!”

“我当然要管,谁让我摊上你呢?”

哪吒跳脚,完全不想接这个男人的话了,要不就套路自己,要不就跟自己玩文字游戏……和他说话太讨厌了!!少年转身就走,大步流星沿着货架一路走到尽头,手里又是满满抱着pokey果冻巧克力。

“又拿那么多零食,你还记得我们一大清早跑来是要干什么吗?”追上来的杨戬看看已经被填满了一半的推车,手里薯片再下去怕是就要堆起小山,好在走来的路上已经把咖喱的材料包拿好,否则回去再逛一趟估计就要另一辆推车了。如此也不打算等恋人回答,不由分说捉了哪吒的腕子就走。

“哎哎我妙脆角还没拿呢!”

8.

“杨戬你敢退!!!??”

“不好意思,我家孩子不是很听话,见笑了。”

“杨戬?????!”

杨戬在哪吒与收银员四道杀人的目光下,面不改色从容不迫地将扔在推车里半数的零食都退了。

将仍旧是很大一袋的“战果”扔进副驾驶的少年怀里,杨戬没有上车的意思,他站在敞开的车门前,手肘支在车门顶,抬手又将自己的小朋友领出来。小朋友难得没有反抗,将零食放在座位上下了车,就是不说话。

真是熟悉的沉默,熟悉的味道。杨戬叹口气,一路牵着少年的手又回到商场,循着大麦与糖粉的香味,进了一家面包店。

类似的烘焙坊的灯光都像是蜂蜜与奶油融炼的一样,柔软而带有甜美的叫人心情愉悦的香气,或许这就是为什么童话里小红帽要带着自己烤的面包去看望奶奶,又或许大灰狼也是被小红帽身上炼乳的香甜引来的。

杨戬也不说话,取了餐盘和夹子单手托着,虽有些不便,他仍不放开哪吒的手,二人就这样一道走过一个个温暖的透明橱窗。哪吒早在结完账的时候就把宽沿的兜帽又扣上了脑袋,挡了大半张脸,杨戬不用看也知道他一定鼓着腮帮子在赌气。

其实直到他们踏进面包房之前,他的确是生气的。可当一丝一缕的甜蜜奶香钻进鼻子,淀粉与糖的食物,不论生物上、还是感官上都对一个早早起来因为心急只吃了一点点早餐的少年,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真是狡猾!兜帽下哪吒悄悄地在瞧每一个橱窗里的点心,悄悄埋怨这臭男人带他来拿着盘子光看吗!

奶油泡芙、椰丝千层、黄油土司、巧克力可颂……

哪吒只觉得哈喇子都要淌下来了,不自觉捏紧了杨戬的手。

“怎么了小红帽?不开心?”

哪吒本来消了的火气一下子又起来了,一掀赤红的兜帽,抬头就对上杨戬近在咫尺的眸子,话噎下去大半。“唉你看看!这距离不是要打起来就是要接吻!”哪吒脑子里突然冒出自己曾经对着街边小情侣吹口哨时说的话。

“你才是小红帽呢!!”

“……”杨戬倒也没想到哪吒会来这么一句,因为他的确也演过小红帽——他同样是女娲带的,是他那一届里演小红帽的孩子,这也是他一直抗拒回幼儿园、见女娲的原因——实在太丢人了!!

杨戬愣那一下看在哪吒眼里很是奇怪,眼珠子一转,咧嘴笑道:“你不会真是吧?!我记得你也是女娲教的…你也演过小红帽哈哈哈!!??!!”

杨戬难得大脑宕机,脸上闪过的羞恼被少年紧盯的眸子捕捉到,少年不顾旁人目光大笑。杨戬瞧着他又意气风发,无不得意之色,眉间轻佻笑得狂妄,也只得放下赧意感叹果然还是自己家的小孩。

9.

两人终于心满意足买了早餐,杨戬一手怀抱纸袋与哪吒并肩走出了面包房,目光偶得瞥见抹白,抬肘碰碰恋人冲前方扬扬下巴:“那个……是不是女娲?”

哪吒刚吞了最后一口可颂,正嘬着指尖的糖粉,随意一掀眼皮吓了一跳,眼看杨戬抬手就要招呼,赶忙扑到杨戬身上抬手捂住他嘴:“你别!”

可惜完了,来人早已察觉,白色长发散在纯黑的披肩上,一位女士款款而来:

“哟,这不是我们的两位小红帽么?”

------

新年快乐!狗年旺旺!

评论(4)
热度(95)

© 每次点推荐都做好掉粉准备.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