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点推荐都做好掉粉准备.jpg

关注请一定先看简介与置顶
金光深坑中
头像是我找太太约的稿,不准抱,否则打爆你的狗头💥💥💥

[戬吒]颓年皆斩-2

8.

哪吒一开始是打算打爽了就停,也算是他定义的点到即止。许久未战,对手既是杨戬,尽使一身解数拼个几百回合,足以过瘾。可后来不知怎的却越打胸口越闷,烦躁不已,哪吒也暗自腹诽莫不是劳什的走火入魔?

此时恰逢被杨戬卖了破绽,一枪蓄势而出却发现自己刺穿了一只幻影,心头如点油木,眨眼怒火旋冲而起,切齿折身摆过火尖枪头,瞪大双眸,其中三昧焰火裹挟的炙热温度似连蜀中天际那层叠阴云都要燎着,化作飞灰。

他如何能不心血沸腾!?

人间算来也有百年,天庭不过百日的光阴,可他什么性子,自封神以来天庭终于有足以震慑三界妖邪的威赫,虽听封得了什么威灵显赫大将军的名头,却几乎捞不着能放开手脚打一场的活。

哪吒只觉眼前一切似乎都蒙上赤红,变得模糊而混沌,他甩甩脑袋眨眨眼,毕竟战斗中视野清晰是很重要的。但无论如何蹙眉眯眼,足下远山黛水看不见了,周身云雾舒卷之景也湮其踪迹,远空杨戬的身影也看不分明了。

“……?”哼,又使出什么诡道幻术么。

顷刻眼前电光赫赫,青鞭狰狞,白道攀虬,须爪分明。

“……!叫……孽……出来!”

哪吒隐约听到几个字眼,不及细想,耳边便是紧随怒雷一落!

“轰——!”

“李靖!将那孽种交出来!否则今日本王水淹了你这陈塘关!”

“……不肖子!还不给我出来!?”

雷音贯耳,穿透天地,人声却不为之盖过分毫,字字入耳。

翕忽,雨落。势如倾盆,当头浇下。

眼前赤红依旧,雨水转瞬淋了一身,红绸缚的两髻松得几乎披散下来,几咎乌发湿贴额前,又将世界笼罩入浑浊雨幕。

“父……王……?”

9.

剔骨削肉,炽血浇冠,江海不红,蛟虬欢泳;灵珠复生,炙炼心火,莲花塑身,濯濯青瞳。

怨怼溢胸,提枪弑父终不得;玲珑塔内,六壁焦灼心头血。

终是双膝乞地,只泣一声父母,恩怨难偿。

再出已是封神,纵周军皆道这先锋官恣意桀骋,李家父子风光无限。可个中苦涩,何人得尝?

独咽,到底意难平。

万般心绪,一朝迸涌。引动天雷,只待灵珠淬火,化劫而渡。

10.

惨白光下,哪吒双瞳渐渐失去焦点,耳边魔怔之音层叠,絮絮不绝,搅乱了脑海,一时茫然无措。

“我李靖求仙未成,谁知你生下这样好儿子,惹此灭门之祸!”

父,父王不是早认了我么,怎么,怎么又……

“我怀你三年零六个月,方才生你,不知受了多少苦辛。谁知你是灭门绝户之祸根也!”

不是的,不是的娘,我没有,我已经……!

“孽子!”

“三太……”

“……太子?”

“三太子……”

——谁!谁在叫我!

“——李哪吒!”

倒吸口气猛地回身,对上一双暗黄巨睛嵌驼头,青黑须髯蜿蜒,裹腥臭扑面,啸龙吟震耳。

“水淹陈塘关!!!”

又是这条老龙!!怎的就没完没了!?

“敢挡太子爷!?”

遂一声怒啸出口,正正与脑中回响之声叠起

“兀那老龙!我哪吒一人做事一人当!”

11.

“以免水淹灌口,将无辜百姓波及。”

杨戬话音方落,未得回应,只突来燃火的枪尖,猝然前至。他也来得及抬臂而已,硬生生接下一招,又震了开去。

“三太子精力好生了得,杨戬甘败……”

锐器音爆声划长空入耳,天风料峭也未消其分毫,话头被截也不恼。既哪吒不情愿停战,陪他再缠斗一会儿也不碍事。

银龙盘黑氅迎风猎猎,杨戬虎口把握三尖两刃枪杆,眨眼铿锵又是几个回合,待奋力杠开再分立天际两端之时,杨戬已麻了半边手掌,暗自扣紧长兵,复掀眼瞧过去。

但逢雷闪威降,天河决堤,浇不灭一身三昧真火,那方气浪翻涌空间扭曲,就连杨戬单凭肉身目力也再难看清。

他虽生性率真,但从未失度,神识灵力怎会突然如此暴烈?

——只怕是有变数。

“……三太子?”

“三太子?”

杨戬试着再唤他名号无果,拧眉溶真气入喉,沉声再喝:

“哪吒!!”

人一滞,终于回转身来

——七尺红绫,二道金轮吐焰;六瞳莲花,紫焰枪尖挂血

端得是千七百相,杀意毕露。

不等再开口,人已又化流光一道,如罗刹追命。

12.

哪吒抖枪直刺澄黄龙眼,挑开两只大抵是龙爪的硬物,眼看枪尖没入龙眼,急急搅动,可手下却如击空物,错力之感绝不好受,哪吒咕嘟将喉口腥甜咽下,空中盘踞的巨龙化作白烟消失的景象将冒起的疑惑打下。

早在师父喊我跟去南天门*的那一回,就该将这老泥鳅扒皮抽筋!

“!哪吒!?”

杨戬摸不清哪吒究竟中了什么道门,可这一枪分明蓄足了力气,若再取守势,只怕未解那头危机,反倒将自己先折伤,岂料自己调转枪头转守为攻,一招一式却皆被震散,胸腹处顿时大开,令危险法器直指心口。杨戬别无他法,只得念诀将这方躯体化作虚影一蓬,在枪尖搅动下湮灭,真身落去哪吒身后百丈远处观望。虽望其挣扎心有不忍,可历劫非儿戏,在得到更多信息之前,他不再可轻举妄动,否则只会将哪吒置于更危险的境地。

二人就如此并立两侧云端,周遭流云如凝、风卷似缠,耳边竟一时只剩雨水冲洗万物。

13.

哪吒现在什么也听不见了,他挥烟斩雾,仍摆脱不了脑中一片嗡鸣。

他又回到了那一日,它是心头深种的魇。

重临故地旧景,幕幕如映。

“三太子。”

遥遥有熟悉声音传至,不知又是哪一段悲剧的重演,哪吒已经不愿再想,待滚完这一路刀俎,也不过是再费些时日,让这具没有痛觉的莲身慢慢修复如初罢了。

但这个声音有些陌生。声音响起之后怎样了?哪吒对此似乎没有格外刻骨的印象。

他抬起头,目光所及的天穹中有唯一一点银白。

“……杨戬……哥?”

熟悉的面孔,也是一样的玄甲凤冠,可他不该在这里的。那人静静立在云端,什么动作也无,单是立在那里,冷眼负手的模样,偏偏是哪吒最讨厌的架势。

“为什么?” 

哪吒记得杨戬曾经问过他,他皱皱鼻子吐吐舌头这样答:“之前难道没有人跟你说过吗?唉!反正别给我看你这张臭脸!老觉得你心是不是跟你那三尖刀一样冷,一副谁都入不了你的眼的模样。”

那时还凑上去不顾人反抗,捏住杨戬两颊扯了扯:“你笑起来不是挺好看的吗,干嘛老是这个死人脸!” 杨戬于是也失笑:“我——”

“轰——”

落雷轰顶、戛然而止。

只因世事不若戏文曲本中写的那样,常给予主人公充分的时间表以深情的自白,它向来没有耐心去听万物琐述,甚至留给回忆的时间也异常奢侈。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是否对天道来说,如此声势的天象,已算给尽了面子?

“噗通——”

陨落、陨落……

哪吒很久没有过窒息的感觉了,不,这是他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灵魂在残喘,像是被蠹虫蛀烂的风箱,撕扯出破碎的吐息。江水被冲力排开后又迅速从四面八方簇拥而上,刹那巨口噬珠、吞没无形,而江面上浪涌依旧。三界九州、洪荒大地,最残酷之处莫过于此,皆是面不改色、一副冷眼。

我……什么呢?……他之后说了些什么?

下沉、下沉……

水下暗流毫无怜惜地蹂躏这具重伤的躯体。水下的光是幽蓝色的,可暗得发紫、发黑,哪吒向来觉得压抑,这怎么会是光?光应是如日之升,应是如火之灼、应是温热璀然的一团暖意。

若非哪吒实在是已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他突然感觉自己几乎就要笑出声来,这时候还在想这些个有的没的?还不如索性闭了眼,睡他一觉算罢,醒来以后只当做黄粱一梦予周公,还是逍遥自在、那傲骨桀桀的三太子!

但他终归阖不上眼——他又想笑了。

笑自己原来不曾忘记,笑自己原来从未释怀,笑自己原来……

不愿屈服。

深水中泪水未待成型凝珠,便已湮没无踪。如此也好,郎朗乾坤日月星河、仙凡妖魔鬼怪魍魉,谁也没看见他哭。

那他就还是李天王的三子、是天庭的将领、是阐教那个重生归来、修劫圆满的灵珠子。

百年不争灵珠梦,一朝恍然非源中。

----------

*“南天门”:封神原著中,哪吒杀了敖丙后去寻太乙,太乙让他尾随上天禀奏的敖广,在半路上截下敖广,揍了一顿,带回陈塘关。

----------

这一段focus on藕的过去很多,希望藕吹吃得开心

虽然有点刀的意思就是了

白嫖了仨月超愧疚,文力基本丧失,正在复健这不是你强行分篇的理由

评论(7)
热度(64)

© 每次点推荐都做好掉粉准备.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