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jpg

-唯美人与酒不可辜负-

WZ:备香/戬吒/双兰/邦备
MHA:轰出/胜出/轰百/常蛙/欧相/相梅雨/爆常
梦间集:屠倚/圣屠/杨我

只是一个脑洞er
圈名段礼绒/吴铭识
随便叫吧,你开心的话王二麻子李狗蛋子(……不,当然不行,叫我杨戬夫人)
腾讯小窗掉落,欢迎来叨叨♡

[王者荣耀/戬吒]Canis Lupus-1

没错又是新坑(……)

前两天发了个叔叔不约的段子,这几天看着热度蹭蹭蹭往上窜,我吓一跳。

就是比正文还高了这点,我这里要是说不高兴吧好像又矫情了,毕竟各位给小心心也是一片好意。但也不能说没有不惆怅吧,唉,毕竟正文付出的精力和脑补比较多,也不想自己变成段子手什么的……

哎呀反正上面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碎碎念,我这人容易多想,一多想就心情差,不要理我啦是常态,往下拉往下拉看文看文!!!!

--------------------------------------------------------------

*cp杨戬x哪吒,或许有一点点玉鼎x太乙

*杨戬建国前成精狼妖设定

*计划中是有r18的戏份,但到时有没有文力,或者写着会不会炖烂,那就不好说了(……因为就算语c也几乎没有肉戏的经验,所以很慌。)

*发情期巨狼杨戬x误食(chun)药人类哪吒

---------------------------------------------------------------------



1.

哪吒是个极限运动爱好者,而且是全球圈内都极富名气的那种。


年仅20的他虽身形并不如何魁梧却有张力,四肢与躯干都爆发力十足,特别是那腰,许多动作中,凌空的倒翻侧转全靠那劲瘦柔韧的腰肢,为此曾被关系好的友人戏称“小狼狗”。


对他来说,滑板跑酷已经只是日常娱乐,蹦极攀岩也只能让心率略有上升,今日他正在为前往原始森林进行全程为期15天的无补给定向越野作准备。


那片森林几乎未被人类开发过,一切宝贵资源与潜在危险都如同轮盘赌的结果一样未可知,但这正是让哪吒倍感兴奋的地方。据说曾经有一队经验丰富的极限运动员组成越野队一起进入森林,试图从中穿越冒险,却在其中折了几乎所有队员,唯有一位退伍军人幸运至极得以逃出生天,此事在当年惊动媒体,无数报社记者试图找到那位军人,却都悻悻铩羽,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查得到住址与户籍却怎么也找不到人。


而那个幸存者,就是哪吒的师父太乙。



2.

“哪吒,你可要冷静啊!!!!”


“哪吒!”


“哎哟哪吒!”


“我的好徒儿!你听我说啊!”


太乙是急得团团转,哪吒四处取东西打包他也跟在屁股后面,每停一下就试图开口劝服,从客厅跟到厨房,再跟到哪吒房间里,又回到沙发处,可哪吒总是长腿一迈继续走,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他先前也曾听闻哪吒有这么个想法,可没怎么重视,以为只是人锐气盛才在交流活动上放的猖狂话——他了解也理解,嗨,年轻嘛,谁还没狂过怎么地?


谁知道自己这宝贝徒弟给他玩真的了!


“哧,太2,你瞎紧张些什么劲儿,又不是你去?”哪吒正低头清点一桌子的越野器具与必备药品,正拿着罐喷雾仔细检查保质期限,抽空瞅了自家师父一眼,轻声嗤笑,“你不会是信不过我的实力吧?”


太乙知道哪吒这小子是在激自己,可还是忍不住,絮絮叨叨涨红了脸,“别别别别别别……!哪吒你不能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之前那些破事儿!不行!你不能去!我是不会允许的!”


哪吒将一捆绳索塞入登山包,强硬而粗暴地扯上拉链,关上了鼓囊囊的包,屏气一提离开桌边,迈步将其扔到玄关,嘭一下撞上门板儿发出老大一声响。他拍拍手,侧头瞥了太乙一眼,嘴角上挑什么也没说,径直进了自己房间,顺便带上了房门将太乙关在外边。


显然是没听进去啊!


十年前太乙也是哪吒这个年纪的时候,网上就已经有很多相关的怪谈与秘闻,当年也正是抱着类似的心态组织了一队同道好友共同探险,谁知全队遇难,一下子折损了当时圈内不少主心骨。至今都还有人责难这个主意的冲动与不负责任,太乙实在不想重蹈覆辙。


太乙急得一屁股坐上沙发,想想又站起来踱步,可他什么办法也没有:谁让这小子现在比他能耐多了呢!嗨!他这师父真是太不称职了!


这可怎么办!


虽说这宝贝徒儿是家里最不重要的小儿子,可那毕竟也是陈塘市市长李靖的种啊!!!

到了自己手上要是真有了什么三长两短,那他太乙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


他也不想再面对一次同样的惨剧。



3.

哪吒进了房间一屁股坐进电脑桌前的转椅,他大幅度晃晃鼠标,十指灵活扣下密码,唤醒了休眠的笔记本。亮起的屏幕上,浏览器上侧的工具栏中有无数网页,看标题内容皆是关于原始森林中一只凶残野兽的。


据说在美洲的一片群山险峰中,生活着一只足有两人高的巨狼,脚掌大如月盘,在土地上一踩就是一个十几厘米的深坑,腰围需成人才能勉强合抱,最令人胆寒的是,这怪物头颅上生了三只眼睛,额头上的那一只能吸走人的灵魂,被吸走灵魂的人肉体还活着,但已形同走尸。


“——它是冥王哈迪斯的爱宠,它是来自地狱的三头犬!”


哪吒磕磕绊绊借着谷歌翻译,艰涩地读完了原版西班牙文献的最后一句,却吐吐舌头翻了个白眼:这些洋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虚?他怎么不说斯芬克斯?


其中一部分照片与文献是二战时期留下的,清晰度实在比AV画质还要感人,要不是近年的照片几乎都是十八流杂志小编故弄玄虚p出来的,他也不会费老大劲追根溯源,直到找到这第一份有记载的文稿。


结果还是没多少有营养的。


气结,无果。


哪吒“啪”一声狠狠摔上笔记本,抬脚一踹书桌腿,连人带椅子后滑至床边,他翻身一扑,将懒得叠的被子团了一团抱个满怀,埋头入柔软被面,揪着被角胡乱哼哼,发泄暂时无处可放的精力。


“唔唔唔唔唔哇啊啊啊啊啊啊——!”



4.

最终太乙也没能劝这向来天地不怕、浑身是胆的徒弟,只好紧锁着眉头叮嘱:


“要是心里觉得不对劲,那就赶紧给我回来。队友一个也别管,你自己要好好给我回来!听见没有!”


哪吒纵横这个圈子几年,也不是没有遇见到过险死还生的局面,只是每一次将要出事前,他总会突然有预感,然后本能一样避开一些举动,最终就算同行的队友无一不断胳膊伤腿,他仍顶多挂个彩,至今已逃过数劫,圈内皆为此气运咂舌不已。如此敏锐准确到灵异的第六感在这一行常在河边走的人当中,被奉为比任何神佛还要灵验的吉祥物,甚至有人玩一次大的之前千里迢迢过来拜访,所谓“沾些灵气”。


若真有这样的神眷,太乙想,那就只能祈求这一次千万不要失灵。



5.

连夜8小时的飞机,紧接着4小时越野车上颠簸于崎岖山路,终于在西半球的太阳落下前抵达森林边缘。与雇来的当地补给人顺利接到头,哪吒一行便在附近民宿修整,打算休息一宿后明日清晨正式开始。


说是日落之前,可夏夜来得懒懒散散,手表上已是七八点钟,可天边夕烧仍旧洋洋洒洒灼红了横在零星人家之前的墨绿巨兽的脊背,树冠顶上偶见飞鸟一二腾空而上,皆如蚊虻飞蝇惊起自慵懒狼王抖动的耳尖。


森林的这一段边缘呈凹陷状,两侧的边界因其广袤看不到边,像是展开了臂膀要将几户人烟揉进怀中。在这之前有一块空地,那就是哪吒一行人今晚扎营的地点,一丛不大的篝火已经架起,橙红焰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跳跃,映在哪吒几乎同色的眸子里,那双眼睛从来不缺乏热情与活力,此时难得地平静——那是火山爆发前岩浆的平静。


他脑后枕着双臂仰天躺在睡袋上,嘴里叼着根随手折下来的野草长茎,脑中不断捉摸着先前那个当地人的一番话。


“我不是那些钻进钱眼里的人。”


“所以我不会因为收了钱而拼命得跟销售员推销产品一样,用这里有多少宝藏与器官的谎话去蛊惑你们。我也不会像那些头脑被宗教教义糊住的蠢货那样夸大其词,用莫须有的神鬼传说来恐吓你们。”


“我不会。”


“但我必须要告诉您的是,无畏的年轻人:”


“你们不用面对群狼,狼王是位强大的独行者,也是万年来这片土地的图腾。”


“他无意伤害踏入领地的人,亦不是什么芬里尔、基利和弗雷奇。”


“那群不知好歹的偷腥者,就连嘴巴也不干不净!”


“……我只希望您能衷心热爱这片难得的净土。”



6.

多奇怪啊,这种话分明就像是个老糊涂的神棍说的,他向来对这些不削一顾的。可这晚哪吒就是止不住地想起,只能一遍一遍想,直到四周黑得看不见隔壁帐篷的轮廓,嘴里的草茎再也嚼不出一点点涩味,他还是没有琢磨出什么来。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琢磨出什么,只是不甘心关于那匹狼的线索就此又断了似的。


他呸一口吐掉了草叶,赌气一样钻进睡袋,拉链又扯得哗哗响,动静真不小。


随后这一夜翻身蹬腿的,自己倒是光在梦里撒气,睡得人事不知,熟得不行,就是苦了两边同行的队友。



评论(10)
热度(80)

© 不务正业.jpg | Powered by LOFTER